未分类
头像

麻豆传媒操碰人人

夜色下的原城,西侧,有一座山峰,远看宛如独臂仙女,遗世而独立,静静地凝视着远方。

与其说是一座山峰,倒不如说是一块巨石,整个山峰,只有一块巨石构造而成。

原城最出名的仙女石。

“果真是鬼斧神工啊!”无数慕名而来的武者,都不由得发出感叹。

“原城仙女石,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千依岚站在仙女石前,感慨万分,“一个仙女,来自遥远的星空,下落凡尘,与原城一名普通少年,相识相爱。可有一天,仙女的家人出现,将仙女带走……”

唐大耳脱口而出,“于是他们到了地球,一个成为牛郎,一个成为织女。”

千依岚,“……”

萧钰姐妹,“……”

周围不少人以不善的眼神盯着唐大耳,有人甚至怒斥,指责唐大耳亵渎了仙女石的传说。

“哼,一群孤陋寡闻的家伙。”唐大耳不服,“你们知道牛郎织女吗?你们知道七仙女吗?你们知道孟姜女哭长城吗?你们知道梁祝化蝶吗?你们知道白蛇传吗?你们知道嫦娥奔月吗?你们知道西厢记吗?你们知道凤求凰吗?”

所有人直接愣住。

“这位兄台说的都是能够媲美仙女石的传说吗?”有一名女子忍不住出声,询问唐大耳,眼神有些迷离,“听名字感觉好美,一定有些动人的故事。”

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

“那当然了。”唐大耳挑上一块石头上,招呼众人,“来来来,我来跟你们说说,什么叫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

一时间,不少人都围了上去。

唐大耳神色兴奋,眼神发光,片刻,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仰望苍穹,声音轻沉,蕴含浓烈的情感,“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我们的故事,将从这里开始……”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一名女子眼神闪闪发光,充满着期待,“这一定是个无比动人的故事。”

唐大耳润润嗓子,“在很久很快以前,有一个卖烧饼的男子,名为武大郎,他的妻子叫潘金莲……”

罗峰扭过头,“…………”

判官嘴角狠抽,“…………”

萧钰姐妹和千依岚直接走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当唐大耳的这个故事说完,这里将爆发动乱。

站在远处,观望仙女石。

“听说,仙女石,是个真实的传说。”萧钰说道,“当来历神秘的妻子被带走后,男子没有一蹶不振,他每日每夜疯狂修炼,以雕刻入道,最终化祖成圣,达到了一个超凡入圣的境界,最终留下这块鬼斧神工般的仙女石,破空而去。”

“很多神话都是以现实为依据,说不定,确实是一名超级强者留下的仙女石呢。”罗峰微笑。

半个小时后。

远处发生了大动荡,大骂声音响彻云霄,尤其是不少女子,恨不得将唐大耳大卸八块。

“臭贼,我要杀了你!”

“简直就是在羞辱爱情故事。”

“咳,只有我觉得,这个故事也挺不错的吗?”一名男武者嘿地一笑,立即引起不少共鸣。

始作俑者,此刻已经抱头鼠窜。

一个小时后。

一行六人回到了酒楼。

尽兴而归。

“那些人,真的没有什么欣赏水平啊!我跟她们讲的,可是流传千古的佳话。”唐大耳鼻青眼肿,有些愤愤不平。

他最终被愤怒的女武者们包围,一顿痛扁。

酒楼一楼,有不少客人。

依然挺热闹。

“掌柜的,来几个好菜,再来一壶好酒。”唐大耳决定化悲伤为食量,大声开口,直接拍桌。

六人一桌。

几人相视了一眼。

“都看出来了?”罗峰轻微一笑,轻语说道。

“有问题。”判官压低着声音,“刚才大耳这么大声说话,周围的人,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也太做作了。”

“有杀气。”萧钰直接干脆利落。

千依岚视线轻眯,“原城燕家?”

萧珺面容平静,“看来已经等我们很久了。”

“几位客人,请慢用。”一名小二将酒菜端上,笑容满面。

“等一下。”唐大耳端起了酒壶,笑眯眯地站了起来,“小哥,动作挺利索啊,这壶酒,赏给你了。”

话语一落,小二的脸色微微变幻了一下,旋即强笑开口,“多谢这位客人,不过,我们酒楼有规矩,不能喝酒。”

唐大耳呵呵一笑,“凡事有个例外,来。”唐大耳直接拿出了一块上品晶石,豪气万千,“喝了这壶酒,这块上品晶石就是你的了。”

该小二脸色却直接阴沉了下来,浑身轻颤,不知该如何回应,一颗上品晶石,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致命的诱惑。

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的店小二,要是拒绝了这么大的诱惑,那么,实在太可疑。

“李华,既然客人厚爱,你就喝了这壶酒吧。”身后,酒楼掌柜扬声开口。

小二李华的脸色剧变。

片刻,咬牙接过了唐大耳手中的那一壶酒,仰头便喝了下去。

“好CC……”唐大耳拍掌乐了起来,“好一个原城燕家,竟然连毒酒都喝得这么痛快,在下自愧不如啊!”

哐当!

小二李华将酒壶一摔,脸色发黑了,浑身在颤抖,面容狰狞扭曲,“你……你原来都知道……”

小二李华的眼眸闪过恨意,不甘,瞬间,七窍流血,身躯轰然倒地。

“好霸道的毒。”唐大耳感叹,“也只有原城燕家的勇士们,能够有勇气喝下去。”

“杀!”

这一瞬间,四面八方,杀机毕露,所有人都在蓄力准备着这一击,顷刻之间,宛如狂风暴雨,一下子席卷起来,以无比可怕的声势,扑向了中央的六人。

“部杀光!”那掌柜一手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另外一张脸,充斥杀机。

外面,火光瞬间涨起,铁骑出现,将整个酒楼团团包围起来。

“杀!”

“一个不留!”

看清爽的就到顶点网 .23wx

未分类
头像

丝瓜视频报毒

“还有好戏?”

华怡一脸惊诧的表情,盯望着赵旭。

赵旭点了点头,笑道:“华医生,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见赵旭又在和她玩故弄玄虚,华怡心里倒是有几分小小的期待。非常想知道,赵旭口中所指的“好戏”是什么。

王晓和肖白梦两人分别发完言后,李晴晴待掌声落下,摆了摆手,示意会场安静一下。

“临近新闻发布会的末了,我想给诸位新闻媒体记者介绍一个人。这也是大家关心的猛料。经我们向有关部门申请,假货的罪魁祸首也来到了现场,会当众宣读忏悔书!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这时,一扇门打开。

农泉亲自押着售卖给李妙妙假货的石达走了进来。

石达耸拉个脑袋,一副萎靡的样子。

守在电视前的赵康和“恒远集团”的于昊,在看到石达现身的时候,不由大吃一惊!

于昊面色苍白,眼神里流露出恐惧的神色,瞪着赵康说:“你不是说赵旭和李晴晴他们是虚张声势吗?石达怎么会在他们的手中?”

赵康面呈慌张之色,没想到石达这个人,真得落在赵旭的手中了。

柔美纯白美女飘逸长发海边写真

赵康自以为这条计策,制订的天衣无缝。根本没人会怀疑到他的头上。可石达落在赵旭的手中就不一样了。

如果石达将于昊给抖出来,于昊再把他给抖出来。那么就会让赵旭知道,是自己在幕后策划这一切。

于昊腾得站了起来,一脸慌张的样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住念叨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转悠了半天,于昊上前一把揪住赵康的衣领,瞪着赵康问道:“赵康,你说我现在倒底该怎么办?”

赵康思考了一番,当即做出了决定,对于昊说:“于昊,你马上离开临城吧!这里是赵旭的势力,万一让他抓到你,就麻烦了!”

于昊镇定下来后,说:“你说得对,我得赶紧走!”

赵康点了点头,说:“趁着他们在召开新闻发布会,你马上乘车先去省城,再由省城坐飞机回去。事不宜迟,赶紧走吧!”

于昊“嗯!”了一声,和赵康告别后。匆匆带着随身的保镖,乘车离开了临城。

刚出临城的高速收费口,就被九堂的人拦了下来。

“例行检查!”九堂的人,敲了敲于昊的车窗。

于昊皱了皱眉头,之前出入临城的时候,也没人例行检查啊!

于昊示意打开车窗,对检查的人问道:“以前也没检查过啊?你们要检查什么?”

九堂的人说:“有个杀人犯逃至临城来了!过往的车辆都要检查。停车熄火下车!”

于昊本想冲卡,但怕引起赵旭等人的注意。无奈之下,只得命令司机停车下车,开始接受检查。

看过车里四人的身份证后,把身份证攥在手里。

检查人员瞧了于昊一眼,说:“你们跟我来!”

身份证都被人家捏在手里了,如果没身份证,连飞机都上不去。

无奈之下,于昊只得窝着一肚子气,跟着九堂的人进了旁边临时检查的屋子。

结果刚进来,于昊四人就被手铐给铐上了。

于昊大惊失色,瞪着九堂的人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这时,另一扇门打开,陈小刀在检查站人员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陈小刀盯着于昊冷笑道:“于少爷,你一手策划了李妙妙的假货事件,我家少爷又怎么会让你一走了之。”

于昊认得陈小刀,知道他是赵旭的人。

到了这个时候,于昊知道自己中了赵旭的计。

于昊对旁边的保镖一使眼色。

几个保镖手臂一较力,手腕上的手铐,纷纷崩碎。就在他们要掏枪的时候,每人的手腕上插着一把柳叶状的飞刀。

三个保镖一脸痛苦的神色,还没等反应过来,陈小刀人已经纵到身边,每个保镖中了一拳,保镖闷哼一声,纷纷栽倒在地上。

陈小刀在三个保镖的身上,每人踢了一脚,暂时瘫痪了他们的行动能力。

陈小刀对九堂的人吩咐说:“给他们上特殊铐具,直接送去警局!”

于昊瞪着陈小刀问道:“你们算准了我要逃跑?”

陈小刀微微一笑,说:“是我家少爷算准了你会逃的。”

“赵旭?”

“不错!”

“于少爷,请吧!”陈小刀亲自押着于昊离开了。

抓到于昊后,陈小刀在车上给赵旭打了通电话。

“少爷,果然如你所料,于昊带人要逃跑。”

“抓到于昊了吗?”赵旭问道。

陈小刀“嗯!”了一声,说:“抓到了!”

“小刀,按计划行事!”

陈小刀说了句“明白!”,直接挂断了电话。

华怡听到赵旭打电话的经过之后,不由微微一笑,对赵旭说:“果然有好戏看!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开始对赵家进行反击了吧?”

赵旭笑了笑,说:“赵家已经开始针对我有了行动,我当然要做出反应。否则,还真以为我赵旭好欺负呢。”

华怡瞧着赵旭问道:“你接下来,有更大的计划吧?”

“这要看暗中使坏的人配不配合了?”

赵旭和华怡同时相视一笑。

新闻发布会召开完后,李晴晴朝赵旭和华怡两人走了过来。

“咦,你们两个在笑什么呢?”李晴晴走近后,对赵旭和华怡问道。

华怡说:“你老公可能耐了,已经把于昊给抓到了!”

“啊!真得?”李晴晴一双美目,落在了赵旭的身上。

赵旭笑着点了点头。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赵旭在听到老婆李晴晴已经对外宣布要召开新闻发布会。

他就猜到于昊一定会看这场关于“假货”事件的发布会。

如果自己让石达亮相,必定会让于昊心惊胆颤。

于昊担心石达会供出自己,定然会逃离临城!所以,赵旭在短时间之内,就安排了这一切。没想到,果然如他所料,于昊要逃跑!

李晴晴在知道于昊落网后,对赵旭问道:“赵旭,你接下来的计划有实现的可能性吗?”

赵旭语气自信地说:“我了解赵康和赵高,如果真得是他们两个干得,一定会对于昊出手的!你们等着瞧吧。”

未分类
头像

香草app官网免费在线观看

三蛟集团!

童书蛟刚应付完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回到办公室后屁股还没坐热,秘书就敲门走了进来。

“二老板,长狮集团的雷都先生,说要来找你谈合作!”秘书对童书蛟汇报说。

“雷都?”童书蛟和雷都的私交关系还不错,对秘书说:“你让雷都进来吧!”

“雷先生说他在外面停车场等你,有要事和您说。还说咱们三蛟集团有内鬼,说话不方便。”

童书蛟想了想,说:“那你让他在停车场等我吧,我马上过去!”

“知道了,二老板!”秘书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公司内部出了内鬼的事情,着实令童书蛟头疼。

即使他号称“智多星”,也没有查出来,公司的内鬼倒底是谁。

他和雷都的交情,只能算是泛泛之辈。虽然没有深交往过,但多次在一起喝过酒。

雷都是“长狮集团”唐凯歌的亲信,童书蛟以为雷都是代表唐凯歌和“三蛟集团”说事。把手中的工作按排好后走出了公司,向着外面的停车场走了过去。

赵旭假扮成的雷都,运用内力之后,改变了身体的形状,再加上面具和假发,除了声音之外,完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甜蜜娃儿蛋糕私房艳照

赵旭双手交叉于胸前,端抱着臂膀,斜倚在车门上。见童书蛟向他走了过来,仍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待童书蛟走近后,见赵旭开得是一辆黑色奥迪Q7,不由讥笑着说:“哟!雷总,你不会落魄了吧?你不是前不久,刚刚提了一辆兰博基尼大牛吗?怎么又把这辆奥迪开出来了。”

“我这不是想避人耳目嘛!”赵旭声音沙哑着说道。

听了赵旭沙哑的声音后,童书蛟皱起眉头问道:“雷总,你嗓子怎么了?”

“有些不舒服,上车说!”赵旭对童书蛟招了招手。

童书蛟见赵旭假扮的雷都,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真以为有要事对自己说,毫不怀疑跟着赵旭上了车。

上车后,童书蛟对赵旭问道:“雷总,倒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你如此低调行事?”

赵旭手握着方向盘,手指有节奏的在方向盘上敲打着,沉声说:“宋依霜那女人要联合唐老爷子对付你们三蛟集团了。”

“不可能吧?唐凯歌可是商会会长,早在公众场合表过态,两不相帮。否则,他这个会长要是偏袒某一方,势必会引起商会会员的不满。”

“千真万确!我是唐老的心腹,难道不清楚内幕吗?你们三蛟集团还是早做准备吧!”赵旭说。

童书蛟震惊过后,目落无意间落在赵旭敲打方向盘的双手上。突然脸色骤变,眼神盯着赵旭厉声问道:“你不是雷都,你倒底是谁?”

赵旭皱了皱眉头,盯着童书蛟问道:“二爷,你话是什么意思?”

“雷都右手上有一处明显的刀疤,况且他和我说话,不会叫我二爷,而叫二当家。”

“我是……”

赵旭话说到一半,摒起双指,快速封住了童书蛟胸前的膻中穴,令他动弹不得。

童书蛟身体如被施了“定身咒”一般,感觉胸口有一口气提不上来,异常的难受,偏偏四肢不听使唤。刚要开口说话,又被赵旭给封住了哑穴。

赵旭给童书蛟系好安带好,点火、离合、挂档、油门一气呵成,开车直接冲了出去。

到了公司门卡的时候,保安人员正要上前盘问,见车里副驾驶坐着的人是童书蛟,吓得立刻抬杆放行。任童书蛟如何眨眼睛,都无济于事。

安离开“三蛟集团”后,赵旭开车一路风驰电掣驶向效外一处叫做“兔儿岭!”的地方。

这处位置是陈小刀早就踩好的点儿,是“黑川集团”最早先一处废弃的工厂。

兔儿岭原本就人烟稀少,这处废弃的工厂,更是鲜有人来。

到了“兔儿岭”的废弃工厂后,赵旭将雷都从车上扯了下来,一耳光狠狠甩在了童书蛟的脸上。

这一巴掌,直接把童书蛟打得鼻孔流血,牙齿脱落了几颗。

赵旭消了内功后,身体恢复了本来的形状。运用内功,强行改变身体的骨骼,只能支撑两个小时。时间长了,身体会严重受损。

散去内功后,赵旭伸手一抹,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赵旭盯着童书蛟冷笑着说:“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现在如愿了吧!”

童书蛟的哑穴还没有解,眼睛瞪得滚圆,喉中咕噜着,就是说不出话来。

赵旭给宋依霜打了电话,让她即刻开车,带着凌婵来“兔儿岭”的废弃工厂,并给她发了一个位置坐标。

三蛟集团!

童老大双眼紧盯着屏幕上股票的走势,心里躁动不安。

公司的股价连续跌停,这让他大为恼火,市值在短短的三个交易日里,就缩水了二十几亿。

上次新闻发布会,自己三兄弟发家黑历史的事情,被抖了出来。童老大听从赵恒的建议,让公司副总做了替罪羔羊,才渐渐平息了这件事情,但后续影晌仍在。

啸天集团的赵恒公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两日来不见踪影。

童海蛟把秘书叫了进来,说:“去把二爷叫过来!”

童氏三兄弟中,以童书蛟最为足智多谋。所以,才博了个“智多星”的称号。

秘书对童海蛟回道:“大老板,二老板去见长狮集团的雷都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雷都?”童海蛟紧紧皱起了眉头。

“对!之前,长狮集团的雷都来找二老板,约他去停车场见面。”

“什么时间的事情?”童海蛟问道。

“四十五分钟之前!”

听了秘书的汇报后,童海蛟立刻拿起手机拨打了二弟童书蛟的电话。电话里传出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音。

原来,赵旭早就取下童书蛟电话里的手机卡,给扔掉了。

童海蛟对秘书说:“立刻去停车场查看一下,瞧瞧二爷在不在了?”

“是!”秘书应了一声,转身匆匆离开。

十分钟左右,秘书急匆匆进了办公室,对童海蛟汇报说:“大老板,二老板不在了。据公司门口的保安说,见二老板和雷都乘坐一辆黑色奥迪Q7的车出去了。”

童海蛟在这期间,给二弟童书蛟打了无数遍电话,均提示不在服务区。

听了秘书的汇报后,大发雷霆地说:“立刻去查这辆黑色奥迪Q7车的去向。另外,把三爷赶紧给我叫来。”

“是!”

秘书应了一声,急匆匆走了出去。

未分类
头像

丝瓜app免费无限播放剧情介绍

陈小刀目光灼灼,盯着女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女人害怕地颤声说道:“是这里的郑老板,叫我们过来陪酒的。”

陈小刀知道,女人口中的“郑老板”,就是“天丰板材加工厂”的老板郑文彦。

再一瞧这些女人的妆扮,一看就是不良女子,属于经常陪一些老板应酬的陪酒女。

“郑老板呢?”陈小刀接着问道。

女人手扶着额头想了想,说:“他打晕了我,我也不知道郑老板人去了哪里。”

陈小刀是个审犯高手,盯着女人叱声问道:“你有没有撒谎?”

女人以为陈小刀是这些警察的长官,吓得摇头否认道:“没撒谎,我绝对没有撒谎!”

苏柔在一旁听了之后,蹙起秀眉说:“奇怪,从桌上的酒杯,还有这女人口中说得话来判断,那个姓郑的肯定还藏在这里,倒底藏在哪儿呢?”

陈小刀说:“这里肯定有机关,我们再仔细找找。”

瞧了瞧这个办公室的布置之后,陈小刀对郑文彦的手下问道:“这里是你们郑老板的办公室吗?”

“是……不是……”

爱摄影阳光少女私房写真

陈小刀见说话之人,眼神躲闪,说话语无伦次。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怒声问道:“密道机关,倒底在哪儿?”

“我……我不知道!”

陈小刀鼻里重重“哼!”了一声,松开了男子的衣领。

躲在密室里的郑文彦等人,见陈小刀和苏柔等人,一直在办公室里转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郑文彦对两个手下吩咐道:“你们去抓两个秦家的人来,来用做人质。”

“是,老大!”

赵旭听得真切,见郑文彦要来抓人,他让秦怀退后。

秦怀不知道赵旭想做什么,依言向后退了退。

赵旭原本是想打算等陈小刀带人进密室,他再暴露身份,和陈小刀来个前后夹击、里应外合。

可现在已经等不了了。

他早试过这牢室的囚门,以他的内力绝对可以弄开一个出口。

那两人朝囚室这边走了过来,指着秦六爷大女儿秦婷一家人说:“把这个老女人,和这个小娃娃带出去!”

听到门传来晌动,秦婷从梦中惊醒。

秦婷的丈夫,挺身而出,上前问道:“你们想做什么?”

正在开牢门的人,冷笑着说:“干什么?当然是用你们做人质。要不是看在你们还有用的份儿上,你以为你们还能活到现在?”

秦婷的丈夫,眼睛里突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因为,他看到秦鹰站在开锁之人的身后。

那说话之人话音刚落,头发被人一把抓住,就听“咣!”的一声,一头撞在牢门上,瞬间被赵旭拍死过去。

以他的手力,就算男人醒了,也是个白痴。

身边的那个同伴转身要逃,被赵旭一脚踢飞,就听“啪嗒!”一声,摔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甬道的尽头,郑文彦听到动静向这边望了过来。

只见牢室的位置,人影翻飞,自己的手下口中不住传来惨叫的声音。

赵旭将这些看管的狱卒都给打倒之后,从最先打倒那人手里,捡起一串钥匙,随手扔给了秦怀,说:“大舅,把秦家人都救出来。”

秦怀接过钥匙,听了一愣。

直到现在,他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儿来。没想到,弟弟秦鹰的功夫居然能破牢出来。

秦鹰刚才叫自己什么?

大哥?

秦怀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可刚才说话得声音,又不是秦鹰的声音,好像是赵旭的声音。

秦怀正要开口询问,就听赵旭再次说道:“还不快去!”

来不及细想,秦怀“哦!”了一声,急忙拿着钥匙去释放秦家的人。

赵旭目视着甬道的前方,见郑文彦带着十几个手下,气势汹汹走了过来。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手下,郑文彦冷眼瞧着赵旭问道:“秦鹰,你是怎么出来的?”

赵旭耸了耸肩,笑了笑说:“只要我想,这里根本关不住我!”

“你不是秦鹰?”郑文彦目露惊色。

郑文彦见过秦鹰,认得秦鹰的声音。可面前这个秦鹰的声音,一听就是个青年的声音。

赵旭笑道:“我也没说过自己是秦鹰,是你们硬要把我抓来得。”

“你倒底是谁?”郑文彦盯着赵旭问道。

赵旭冷声说道:“你们东厂的老朋友!”说着,直接向郑文彦这些人冲了过去。

甬道里的宽度,只有三米左右。

郑文彦这边人虽多,奈何地方不够施展。就算地方足够大,这些人也根本不是赵旭的对手。

赵旭冲上来,一番拳脚就打倒了四五个。

郑文彦见赵旭出手高强,直接拍掌迎了上来。

就听“啪!”的一声,二人手掌相击在一起。

赵旭立在原地纹丝未动,而郑文彦直接连退了六七步,方才拿稳了脚步。

两者高低立判,郑文彦试出对方的功夫后,心中无比震骇,盯着赵旭问道:“你倒底是谁?”

赵旭冷笑道:“专杀你们厂狗的克星!”

说着,脚踏“狂云步法”的闪字袂,人直接闪身到郑文彦的近前。

郑文彦只觉得眼前一花,对手就立在了身前。仓促之一,一拳向赵旭的面门捣去。

赵旭贴身拳脚只是普通的招式,来得时候又没戴随身武器“龙麟腰带”和“鱼肠剑”,就是担心对方从武器上辩认出自己。

不过,他内力充沛,就算是普通的拳脚功夫,天榜排名二十以外的高手,根本抵挡不住。

赵旭也挥拳迎了上去。

一击之下,就听一声“咔嚓!”声晌,骨裂清脆的声音传来。郑文彦选择和赵旭硬碰硬,想不吃亏都不成,一条胳膊直接爆废了。

郑文彦强忍着疼痛退了下来,对在身后的手下喝令道:“上!”

那些手下,见赵旭武功高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面目都呈现出踌躇之色。

“你们这些废物,想违抗命令吗?给我上!”

前排的四个人,壮着胆子向赵旭奔袭过来。

不等到赵旭的近前,就被赵旭一脚一个,给踢飞出去。

赵旭目光犀利如刀,盯着郑文彦缓步向他走了过去,说:“你是这里的狱长吧?”

就在这时,密室的门打开。

一群荷枪实弹的特警冲了进来,红外线的瞄准仪,在郑文彦和赵旭等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就听有人高声喝道:“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否则,格杀勿论!”

未分类
头像

免费观看91麻豆传媒

庄青云和夏惜寒被无痕提在手中,仿佛两具人形木偶一动未动。

两人呆呆望着狂飞中的无痕,一会看看她身上萦绕着的磅礴妖力,一会又看看她背后绚美如焰的凤凰火翼,半晌说不出话,任凭无痕挟着他俩狂飞,完被眼前的景象惊得茫然失措。

刚才千钧一发之际,两人都以为在劫难逃,想不到眨眼之间,仿佛做梦一般,两人回过神时,已经被无痕挟住狂飞,之前发生了什么!两人一无所知!

此刻令两人震惊的,除了大家能莫名逃出幽剑魔爪之外,还有无痕身上盘旋缠绕的妖力,以及额前闪闪耀眼的凤印!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孩子到底是人族?还是妖族?

无痕此时已经无法顾及师父和夏门主的感受,她必须要赶在幽剑追上他们之前,进入鱼岛防护天网!

因此她面对密密麻麻的无尽海兽,拼尽一切所能,一味闪躲逃逸!很快接近鱼岛不足一里。

前方一支百人小队正在怪兽群中激战狂冲,明显已经抵御不住,多人力竭之下惨死怪兽爪中。

飞烟门三堂堂主张成仙、狄泰峰、方镇山暗暗叫苦,想不到此番出岛接应竟然这般凶险,不但反复冲不出去,连能不能活着返回鱼岛都成问题!

三人拼足力,绝招尽出,奈何元力不支,已经出现岌岌可危之象!

无痕眼尖,遥遥便瞧见小队和三位堂主的危险,顿时暗叹一声,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己都还没逃出魔爪,又遇到三位堂主身陷危机,他们原本就是出岛接应自己而来,总不能见死不救!

她凤翼狂展,如一道火线直直往百人小队飞去,扬声清喝道:“张道友!你们速速回头!幽剑就在后面!快走!”

优雅古典气质美女居家碎花裙清纯脱俗写真

幽剑!

张成仙、狄泰峰和方镇山等人闻言骇然抬头,猛然瞧见一个背生双翼的美丽女子狂飞而来!不是无痕又是谁!

可是……可是她怎么长有一双翅膀……还有那磅礴的妖力……

这是梦丹师?梦道友?那个力挽狂澜、大战群妖的女战神?

张成仙等人来不及被无痕当前的诡异情况所震撼,猛想起无痕刚才所说幽剑就在后面之言,纷纷大惊失色,驱动法船掉头就逃!

无痕凭借凤翼的骇人速度,眨眼便赶超小队,双手一扬,将庄青云和夏惜寒丢入法船,对张成仙急声道:“张道友!我师父和夏门主身负重伤,你速速带他们先行回去!我且在后阻挡一阵!”

“你!你来阻拦?”张成仙哑然无语!如此多的海兽,后面幽剑正驭使狂涛巨浪极速追来!她孤身一人如何阻拦?

狄泰峰和方镇山还算清醒,两人也不问无痕哪来的胆量!敢独自面对幽剑,但她说得对,先逃命要紧!

两人元力狂涌,推着装载百人的法船极速往鱼岛而去!

庄青云回过神,盯着无痕也不知心里想些什么,他此刻身体虚弱,元力耗尽,再也无法出手对付幽剑,便伸手一扬,几张四级初阶符箓迎面往无痕飞去,他虚弱地说道:“痕儿!休要逞强!见机速逃!”

无痕心中大喜,伸手将符箓接过收好,有着师父的四级符箓,总算有把握面对幽剑拖延一二!

夏惜寒也道:“梦丹师!幽剑实力强大,你……你万不可硬拼!”

无痕点点头,一面催促众人加速逃走,一面转身面对汹涌而来的万千怪兽,将自己炼制的一级符箓、二级符箓,甚至是压箱底保命的三级符箓尽数一股脑儿的逐一扔了出去!同时迅速吞下一粒五行氤丹,抓紧时间恢复魂力。

众妖兽在无痕符箓的轰击下死伤无数,同时也暂时阻止了它们的围攻之势。

不过是一、二息时间,幽剑便已经率众追了上来,他远远瞧见无痕一人独自阻挡大军追击,忍不住发出阵阵狂笑:“哈哈!小娃娃,竟敢独自阻挡我的海族大军!谁给你的自信!”

无痕深深吸了一口长气,盯着幽剑冷声喝道:“住手!幽剑!人、妖两族都是世间生灵!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你们如此大动干戈,制造杀孽!只会加深两族的仇恨!”

幽剑驾驭着“修罗莽鲸”傲然挺立在巨浪之巅,不屑地俯视着下方在海风中摇曳的娇小身影,嘿嘿笑道:“仇恨?凭你小小一个女修,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谈仇恨?这里是我海族的天,海族的地!你们人族强行霸占了我们的地盘,将我们赶到偏远之地!如今却在我面前谈什么和平共处?笑话!”

无痕冷冷道:“你想怎样?”

哈哈!幽剑长声大笑:“我想怎样?自然是踏平这座鱼岛,再擒你回去领赏!哈哈!”

“擒我回去?”无痕心头一紧!联想起幽剑之前直呼她的姓名,便知道其中定有玄妙!冷冷说道:“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族小修,如何入得阁下法眼!何必这么麻烦擒我回去!”

“自然是有人要擒你!乖乖跟我走吧,免受皮肉之苦!”

“谁?谁要擒我回去!”无痕觉得事情比她想像中还要意外!能命令幽剑的,只有千足……或者是海王!

青龙敖霸!

无痕突然间明白过来,看来海王青龙敖霸对自己身上凤印,以及至宝应元珠仍有觊觎之心,不甘放弃,居然命令幽剑擒拿自己回去!

“是不是青龙敖霸命你擒我!”无痕怒声道,想不到堂堂一代海王,居然放不下两件身外之物!

“不错,能得到海王如此关注重视,你应该感到荣幸!”

“何幸之有!”

“若非因为你!本座怎会亲率十万大军,来此袭击一座小小的鱼岛!难道你不觉得荣幸?”

无痕神情愕然,同时丝丝内疚涌上心头,原来竟是因为自己!鱼岛才会受到十万海族围剿!因为自己,成千上万的生灵无辜残死!因为自己,无数人族生离死别、家破人亡!

都是自己!是自己惹来的这场灾难!

无痕眼眶湿润,哑然无语,半晌,方才艰难地说道:“想不到堂堂一代海王,竟然为了我一名小小女子大动干戈!真是罪过!”

幽剑撇撇嘴,冷冷道:“梦无痕,其实本座也想不明白,你究竟如何得罪了我们海王,令他对你欲得之而甘心!哼!愚蠢的人类!你到底做了什么得罪海王之事!”

无痕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具有凤印传承,以及身怀应元宝珠之事,并未对外传扬。

她叹了叹,苦笑道:“这话,你还是自己去问海王罢!“

幽剑眼珠微转,试探道:“本座还听到一个有趣的传闻……有个半人半妖的人族女孩,被人谣传说是什么天命灵主现世!哼,可笑!本座却是不信!偏要让这个所谓的什么灵主,跪在我脚下伏首称臣!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