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爱直播最新版本下载

thumbnail

   沈酒儿如果知晓宋青杨要她做的是去时氏送一份已经被宋青杨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她是打死也不愿意。

   她问宋青杨是为什么,宋青杨却不答,只淡淡道:“你将我转交给他就是了……”

   说完,转身上楼,走到一半,突然回过头,看了一眼沈酒儿,说:“谢谢你,酒儿!”

   当初她跟沈酒儿成为朋友,是因为沈醉,因为知晓沈醉是沈酒儿的弟弟。

   这么几年走来,她跟沈酒儿走得近,原因也多多少少的跟沈醉有关。

   她觉得,自己是一直没有将沈酒儿当成真正的朋友的。

   沈酒儿这个人,很简单,活的自由,散漫,长得漂亮,许多人追,可她一个都看不上。

   并不是所谓没遇到真爱,而是她压根对恋爱没兴趣。

   身后倒是一直跟着一个齐瑞松,但她对齐瑞松,也没有任何那方面的意思。

   她挺喜欢沈酒儿这个性格,所以即使沈醉出国了,她跟她的所谓友谊,也没断。

   可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落难如此,唯一来看自己,安慰自己,鼓励自己的人,居然只有一个沈酒儿。

   说来可笑,但她欠沈酒儿一声谢谢,是真的。

   纯白清新萌妹子户外自由奔跑

   但彼时站在时氏大楼门口的沈酒儿,真的为自己此前的决定后悔不迭。

   她不知道宋青杨怎么想的,明明心里已经对余都订婚了,却还要跟他离婚!

   但宋青杨的性格挺固执的,她决定的事情,谁又能说什么?

   最终,她深呼一口气,走进了时氏大门。

   没想到,却在前台被告知要见余都需要预约!

   预约?开什么玩笑,她都不认识余都,唯一一次近距离接触说话,还是宋青杨婚礼,她当伴娘那次。

   正在愁着要怎么办,大门口进来一行人。

   沈酒儿转眸看过去,一眼就瞄到走在最前面那个西装革履,长得也算一群人中最英俊的男人。

   她忙踩着自己七厘米的高跟靴子跑过去,对着那人招手:“嗨,乔先生,乔先生,是我,你还记得我吗?”

   乔奕驰这次来时氏,是来对接丽水项目的,原本是余都亲自来迎接,但余都身体不适,要晚点过来,便安排了几个部门领导来接他。

   他正走着,突然听到一个清丽的女子声音喊他,微微挑眉,看过去。

   他很快看到了一个全身雪白的清丽影子飘了过来,也很快认出来,那是沈酒儿。

   沈醉的姐姐,曾经搭过他的顺风车,还被他小小调戏了的那位。

   微微勾唇,他看着跑过来的女人,打招呼:“沈小姐,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来找余先生的啊,恩……找他有点事情!”

   “哦?”乔奕驰挑了下眉。

   旁边一位时氏部门领导道:“余总现在不在公司,可能要待会才能道,请问这位小姐找他有什么事?”

   沈酒儿眨了眨忽闪的长睫毛,说:“自然……自然是有事才来找他的,没事我来这儿做什么?”

   眼睛眨了眨,她看向乔奕驰,问道:“乔先生,你来这儿,也是来找余先生的吗?”

   “嗯哼~”乔奕驰耸耸肩!

   沈酒儿眼睛一亮,一把将手中那个烫手的文件夹递过去:“那可以帮我将这个转交给余先生吗?大恩不言谢……不对,谢谢,谢谢你,乔先生!”

   乔奕驰皱眉接过,刚想问一句这是什么,沈酒儿立马跟一只白蝴蝶似得飘走了。

   “乔先生,再见,改天我请你吃饭答谢,我先走啦~~”

   乔奕驰:“……”

   拿着文件一脸无奈,就那么看着沈酒儿走远。

   沈酒儿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靴子,以最快的速度出了时氏集团。

   上了自己的车后,只觉得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太好了,这烫手的山芋终于被她丢出去了,不用她亲自面对余都,那尴尬,自然也就没有了。

   幸好遇见了乔奕驰,老天果然对美女,都是仁慈的呢!

   ……

   乔奕驰在半个小时后,见到了余都。

   余都昨夜加班太晚,受了风寒,小爱直播最新版本下载有点感冒,精神状态不大好。

   但是开会时,依旧聚精会神,一丝不苟,很负责。

   乔奕驰心里,多少佩服余都的,余都一定意义上,是跟宋衍生相似的人。

   如果余都想,他完全可以离开时氏,创造一份属于自己的天地,可他却没有。

   他曾经一直觉得宋衍生跟余都,必有一战,可真的开战时,却被余都避开了。

   他开始不懂余都,在他眼里,难道还能有比他的商业成就和梦想更重要的存在?

   那,到底是什么?

   会议时间长达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两人握手,基本达成一致。

   会议结束后,两人起身准备走时,乔奕驰将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

   余都凝眉不解。

   乔奕驰道:“这是你妻子的那个小姐妹,沈酒儿小姐让我给你的……嗯,我猜测,应该是你妻子给你的东西!”

   余都接过,乔奕驰点头告辞,余都没有挽留,只让几个部门领导代替他去送送。

   会议室的人都走了,余都才打开文件。

   其实,没有打开时,他就猜到里面可能是什么。

   打开之后,一切如他所料。

   他翻到宋青杨的签名那里,定定看了片刻,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笔,在旁边以最快的速度,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落笔的那一刻,他知晓,他的这段婚姻,结束了,彻底。

   ……

   宋衍生再次出现在时暖面前,是一个半月之后。

   那天,她刚下完课,正跟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一边走,一边讨论问题。

   时暖长得是很美的,亚洲面孔,在众多金发碧眼的女孩子中,本就是很显眼的。

   而那位帅哥,也算是白人中比较显眼的。

   两个人聊得很愉快,至少时暖嘴角是一直带着笑的。

   那个笑,让坐在车里等待小妻子的宋衍生心里冒了火。

   这次跟车来的有迟瑞,他看着车后浑身冒冷气的宋衍生,说道:“宋总,您别误会,两个人也许只是在讨论课业……”

   宋衍生冷冷回了一句:“我自然知道,不需要你去提醒!”

   迟瑞:“……”

   不过不管怎么说,宋衍生知晓,就应该不会乱来!

   他刚想松下一口气,忽听见后面传来一阵打开车门的声音。

   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宋总……”

   但男人已经下了车,而且冷飕飕的就朝着时暖和那位帅哥的方向走了过去。

   迟瑞心口砰砰砰的跳,只希望别出什么事才好。

   时暖那边,还在跟那位帅哥讨论,冷不丁路被人拦住了。

   她和那位帅哥都有些愣住,一抬头,她更愣住,喊了一声:“二叔?”

   那帅哥懂些中文,听见时暖如此喊,立马对宋衍生伸出手:“原来你是暖的二叔,你好,我叫布鲁斯,是暖的同学……”

   宋衍生:“……”

   浑身的冷气,更强烈了。

   时暖也看出宋衍生脸色难看,忙上前一步,揽住宋衍生的胳膊,对着那金发帅哥说:“抱歉,布鲁斯,我们下次再讨论,我先走了!”

   说完,就要拉着宋衍生走,没想到,居然没拉动!

   时暖:“……”

   她抬起头,正要问,男人已经开口了,却不是对她。

   而是对那位金发碧眼的帅哥。

   他伸出手,看样子很友好的模样,笑着说:“你好,布鲁斯,我是暖暖的丈夫,我叫宋衍生!”

   金发帅哥:“……”

   时暖:“……”

   深吸一口气,时暖道:“二叔,你……”

   “乖暖暖,爱称应该私下喊,现在,喊老公……”

   时暖:“……”

   本不想喊,但看着男人那漆黑柔和的眼神中,分明带着某种威胁。

   她只得讪讪笑了下,说:“是……老公!”

   那帅哥也是惊讶了下,说:“暖,你居然都结婚了……真是不可思议!”

   时暖也懒得解释这么多,扯着宋衍生就走。

   这次,倒是扯动了。

   两个人上了车,时暖就立马放开了他的胳膊,说:“你刚才干什么呢?”

   宋衍生很无辜的模样:“我干什么了?”

   时暖:“……”

   咬着唇道:“你以后别这样了……那只是我们班的班长,我在请教他问题,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宋衍生却像是听不到重点似得:“你没告诉他,你已经结婚了?”

   “……”时暖无语:“我没事告诉别人这个干嘛?”

   再说,如果她没记错,他们应该已经离婚了,而且,还没复婚呢!

   虽然告知自己只要在一起,其他的一切都别在意,但时暖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不愉快的。

   宋衍生道:“自然要告知,你说你结婚了,别人就会知道以后以什么尺度跟你接触……”

   时暖不想理他了。

   宋衍生看出小妻子生气了,无奈叹气,握住她的手说:“我吃醋了,你看不出来?”

   “你这醋吃的没来由,我跟布鲁斯,只是普通的朋友,而且,他也是有未婚妻的,他未婚妻也是我们同学,还是我的室友!”

   宋衍生听罢,立马放下了心,原来如此。

   “好,这次是我不好,我的错,我没弄清事实,就吃干醋,看在我这么大老远来看你的分子上,你原谅我吧,可好?”

   时暖本不想理他,可想着他必定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过来,的确不容易。

   也就不想跟他计较了。

   时暖问他:“你这次怎么有空过来?”

   宋衍生道:“美国公司这边有点事情,我来处理一下!”

   时暖“哦”了一声。

   外婆现在已经出院,许璟和廖清河在照顾,宋衍生来了,加上明日周末,两人自然先要去看望外婆。

   外婆至今都将时暖当成是许婳,时暖也渐渐习惯了。

   她不在意,只是想起去世的母亲时,有些心痛。

   晚餐,是廖清河和宋衍生一起做的,没想到两个男人的手艺,都很不错。

   宋衍生手艺好,时暖是知道的,廖清河,却是出乎她的意料。

   许璟之前也很震惊,没想到廖清河会做饭。

   廖清河只淡淡笑,说:“我是离婚后,才开始学的,那时候想过如果找到你,就做给你吃,但没想到十多年了,都没机会……但好在,现在有了……”

   许璟听着只是沉默不语。

   现在她跟廖清河的关系,她也说不上算什么。

   当初她离婚,一方面是丈夫的背叛,另一方面,也是她自己内心的背叛。

   她经常参加舞会酒会,会在不同的男人之间穿梭,大家逢场作戏,谁也没有当真过。

   但廖清河是个意外。

   他比她小,但表现的却很成熟,她对他,有过心动。

   尤其在面对丈夫的一次次冷漠对待之后。

   可她守住了底线,她的丈夫,毕竟是她曾经那么爱,甚至不惜为之背叛家人的男人。

   但她也很清楚,廖清河有婚姻,她离婚,没想过两个人之间有未来。

   后来姐姐跟廖清河的事情无意中被她知晓,她无法接受,真的无法接受。

   不能面对姐姐,也没法面对廖清河。

   她很懦弱,所以选择了逃避,选择了离开。

   廖清河在找她,她知道是几年后。

   廖清河离婚了,但那又怎么样呢?

   他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

   那天,宋衍生让他们俩好好谈一谈。

   她告诉廖清河,她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

   廖清河没有逼着她,只说,那好,但请别将我赶走。

   让我陪在你身边,以朋友,以亲人的身份,都可以。

   他说,闹闹,我和你现在都是一样,除了彼此,已经没有任何了!

   或者,你还有母亲,还有暖暖,但是我除了你……

   我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

   许璟看着廖清河,也会经常心痛。

   她知道,曾经的他很风流,有过很多女人,姐姐的那一晚,他或许从来没有在意过。

   那不过是他众多风流史种的一桩。

   若他想,完全有资本继续过那样的生活,不用负罪,游戏人间。

   可他却无形之中为此背负了十四年,这还不够,现在他留在她身边,不要求任何,是打算赔进自己的一辈子!

   她知晓宋衍生愿意成全俩人的目的。

   他不是同情他,也不是同情她,他只是为了暖暖。

   暖暖过往的人生,已经很难很难,未来,他希望她过的简单一点。

   至于那些解不开的迷,成为永远的秘密,也许更好吧!

   ————本章4087字————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