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喵下载app下载

thumbnail

快喵下载app下载 要说站军姿走正步也没什么,如果那些将军都一起走万峰保证没半点意见。

但是偌大个广场上,到苏联去谈判的人就他一个人享受这种特权待遇,和那些接受训练的士兵混在一起像个傻狍子一样。

而且一点优待没有,训练的军官对他的要求一点没有放松,经常的吹毛求疵。

什么不对的地方咔咔咔就是一顿训。

握草!我只是个老百姓好不好,不是真的士兵,别看身上也穿着军装,可那是不作数的,不能拿我当真士兵对待。

万峰的申诉没什么卵用,照样接受正规的训练。

真想用糖衣炮弹把这些军官打到。

中午休息的时候万峰跑去找诸国雄诉苦。

“我说姥爷,我可不是真的士兵,不用让我遭这样的罪吧?我只是去跟着谈判的,不是到红场去阅兵的。”

诸国雄不让他管他叫姥爷,你都让我站军姿练齐步走了,我还管叫你什么。

诸国雄笑了:“就算不是军人,起码你现在不是穿着军装吗,穿军装就得接受军事训练。”

“你们也穿着军装,为啥不去训练?你们要是去了我一点意见没有,整个广场就我一人像个演戏的猴子一样,别拿岁数来当借口,干革命可是不分大小的。”

花海待香少女的纯净夏日

诸国雄竟然无言以对。

“这又不是坏事儿,你年纪轻轻的接受一些军队的训练,感受一下军队的氛围这是历练。参军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你参军的梦想既然没有实现,现在这也算理想实现了呀!”

上一世万峰还真有参军的心思,而且还报名差点去体检了,最后不知什么原因没去。

不过这一世光顾着划拉钱了,还真没想起参军的事儿。

经过诸国雄这一提醒,万峰心中那不曾燃烧的小火苗还真就刺啦一下燃烧起来。

对呀!虽然不正式,但自己也算在军营里染绿了…这词不好,也算是在军营里镀金了不是。

不就十天吗,一咬牙就过去了,自己好歹也是长年坚持锻炼,这点小困难算什么!

心情一变,观念就通达,第二天万峰就精神抖擞地训练去了。

上午训练下午接受一些礼仪以及苏联方面的注意事项。

这注意事项方面万峰就不用注意什么了,怎么说他也是和苏联人打了两年半不到三年的交道了。

到这时万峰才弄明白这次赴苏联谈判还只是意向性的,通俗点解释就是去和苏联谈买什么。

在确定买什么以什么方式交易后,第二轮谈判会移师华国,那时才是关于价钱的谈判。

这样一来,万峰感觉自己去不去都不重要呀。

但就是不重要他也得去。

万峰这边接受训练,陈道则在接受考验。

在到首都的第三天,他就被带着参加了一个特别的宴会。

这个宴会上的军人并不都是到苏联去参加谈判的代表团成员,但确实都是真的军人。

陈道不知道的是这些军人在自己所在部队都是很有名气的人。

而陈道更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一场选拔,一场关于酒的选拔。

当诸国雄把万峰总结的和苏联打交道的经验汇编成册后蓦然发现,万峰所说的最重要的一条赫然是酒。

第一条就是酒,下面还有注解。

和苏联打交道如果不能喝酒不但不会占到便宜,还能吃大亏。

下面就是原因。

说从苏联元帅德米特里?乌斯季诺夫主掌阿尔巴特军区时就是这样。

乌斯季诺夫固执地认为,首先在酒桌上击败对方是取得绝对心理优势的第一步。

这条怪异的法则慢慢从军中蔓延到外界,最后成了影响苏联军人和外交官的潜规则。

这一条引起了代表团的重视。

虽然诸国雄推荐了陈道,但是军方认为一个不是军方去参加这样的谈判,这有辱华国军方的声威。

军队里喝酒的人是大有人在,能喝的更是如过江之鲫,犯不着用一个普通人。

但诸国雄据理力争,他说军队里没人能喝过陈道。

看在诸国雄的面子上,军方就组织了这么一个宴会,其目的就是选拔一下,选出三个两个能喝酒的人随团去和苏联人谈判。

宴会在部队一个招待所里开始的,六张大圆酒桌上的菜虽然不是山珍海味但也算丰盛了。

每张桌子上六个人,这六个人坐得笔挺,唯有五号桌的陈道看着不像军人。

陈姓将军,诸国雄等代表团领导层坐在六号桌。

待人都到齐了后,陈姓将军说出了今天中午吃饭的规则。

“今天中午参加这个宴会的人都是从首都各部选上来的人才,各位在各自部队都是以能喝著称,都是被称作酒仙的人。”

另外五个酒桌上有人发出轻微的笑声。

“我们六号桌是裁判桌,一到五号桌的都是选手。直说了吧,我们要选拔三个最能喝的人和我们去执行一项任务,规则很简单,最后剩下三个还活着的…口误口误!最后三个还站着的将获得资格,如果这次任务能获得圆满成功,我给大家请功。”

这时一号桌一个络腮胡子的家伙吼了一嗓子:“首长!那就开始呗还等什么,其中一个名额我张胡子要了。”

叫张胡子的家伙话音未落,三号桌有人拍案而起:“张胡子!少来这套,论喝酒我李二斤就没服过谁,那名额我也要一个。”

这两个家伙刚吵吵完,又有人战起来表示不服,意思是你们把名额都定走了我们怎么办?

张胡子和李二斤一点不含糊:“我们管你们怎么办?不是还有一个名额吗,你们去争那一个呀!不服?酒桌上见。”

“酒桌上见就酒桌上见,谁怕谁呀!”

这些军官们你一句他一句,三整两整竟然要干起来了。

被特邀坐在六号桌的万峰喜滋滋地看着,军人到底是硬气,一句话不服就干。

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横刀立马,不服就揍。

这才是男人该过的生活,自己要不要真的参军到部队里过过瘾?

陈姓将军看着不像话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