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斑兽部族的传统,被驱逐的人将永远不被接纳,灵魂无法回归巨灵,是仅次于处死的惩罚。

珊多丽毕竟曾为族人做过不少事,为产妇接生,为伤者治疗,协助她的老师图·冉迪庇护斑兽部族,许多族人也受她恩惠。这些事,族内老人们还是看在眼里的。

被驱逐的珊多丽只允许带上够她半个月的食物,孤身一人被放逐到冬天的森林中。她与图腾巨灵的联系也被彻底切断,施法能力大为减弱。

没有巨灵的庇护,要在滴水成冰的酷寒山林中生存是非常艰难的。通常而言,被驱逐的族人,其实也不可能活太久,只是给他们最后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罢了。

但珊多丽不甘心,她并不是怨恨自己的族人,而是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她想起了部族代代守护的圣地,如今斑兽部族上下只盼着向南逃亡,根本没有人继续守护。于是她独自一人冒险来到此地,希望能找到什么改变自己、改变部族的方法。

不管是什么远古的魔法器物,还是受到诅咒的邪恶存在,亦或者是要付出重大代价才能拥有的力量,这处圣地已经是珊多丽最后的希望了。

结果珊多丽刚进入没多久,就撞见这个构装体武士,而如今没有巨灵庇护的她,只能施展非常低级的法术,要不是撞见玄微子,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当然,后面这些话她可没说。

罗莎莲在一旁深深地叹息,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此时也是他人的俘虏,脖子上还绑着绳索,性命完掌握在玄微子手上。

至于玄微子……

“嘶——这个构装体,整件板甲的材料都很特殊啊,看上去像是金属,但具体特性却有些像是晶体……晶体?”玄微子从挎包里掏出箭簇模样的洁白晶体,运起神炁来回感应,发现两者的确有近似之处。

“喂,你知不知道这种晶体到底是什么来历?”玄微子朝珊多丽问道。

珊多丽擦了擦泪水,悲凉凄切、语气哀沉地说道:“我不知道,但老师他……曾经在圣地中收集了一些,它能够与巨灵产生共鸣,阻断法术效果。”

清纯自拍小mm

“阻断?我看不尽然。”玄微子敲了敲星光茧,说道:“这个构装体应该是用这种晶体与金属熔铸而成合金打造,使得它可以免疫部分能量伤害,也可以吸收与转化魔法能量,为自身提供动力,这个圣地遗迹的大门上,也是用这种晶体吸收转化魔法能量来开门的。”

珊多丽和罗莎莲这时候哪里有心思回应玄微子的话,一人一豹靠在墙壁相互安慰着。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流逝,玄微子耐心也好得很,慢慢利用星光茧,将那个构装体武士拆成一个个单独的盔甲部位。

普通人穿戴盔甲,各处部位还要用皮带绑紧牢固,但这个构装体武士不同,它就是一整套松散的活化板甲,依靠特殊的魔法效能拼在一起。

而且其板甲风格制式,也不是旧大陆以前那种光滑锃亮的骑士板甲,反倒是更具几何美感——乍看上去还有些像钢铁侠。

逐一检查盔甲部位,用上神炁感应与灵能侦测,玄微子大概摸索出这种构装体的结构形式。

所谓“结构形式”,与构装体外形并无关联,实际上是魔法能量如何运转与发挥效能。首先是打造这套板甲的材料,是以那种特殊的洁白晶体与金属融合铸造,甚至打造过程中就使得盔甲内部形成某种“回路”,确保能够吸收外界的魔法能量。

而盔甲内的魔法回路又与整个遗迹之中的魔法阵接合着,魔法阵像构装体提供活动的能量,似乎还能传递信息。

“原来不是这个构装体本身能够免疫能量伤害,而是魔法阵加持的效果。”玄微子发现这点后,默运神炁,细细感应着周围魔法阵,却无法深入其中,仿佛是看见一面坚固严密的精钢堡垒,所有门窗牢牢紧闭,无法深入感应,更遑论灵能侦测了。

“看来构装体内部回路与魔法阵接合的层次非常高,几乎是连成一体的。”玄微子感叹一句,这样的构装体能力对他来说有些鸡肋了。

心灵术士有一道创造系异能,叫做“星光构装体”,是创造一个由星光体塑造而成的构装体,而且伴随心灵术士能力提升,提供灵能越多,星光构装体的实力越强。

但这样的星光构装体除了给玄微子多一个肉盾打手,其实并没有太多帮助,虽然高级的星光构装体能够施展一些低级心灵异能,可面对激烈战斗用处不大。

当初萨雷米爵士刚刚来到柴堆镇,阻止他与沃夫战斗的便是星光构装体,偶尔用来偷袭一下还行,真要打起来,估计也就是被萨雷米爵士砍成几截的下场。

后来玄微子将星光构装体转化成自己的分身,那其实以灵晶仆为基础,参考了丹道身外化身的境界,展现出玄微子一部分人格,虽然能够施展比一般星光构装体更多异能,但能力比起本体远远不如。

尤其是柴堆镇一战,玄微子发现自己面对近身肉搏时并没有太过明显的优势,所以比起自己上阵格斗,近战能力强悍、无惧各种魔法杀伤效能、免疫控惑的构装体,更适合用来护法御劫。

可如果说要建立一个庞大的魔法阵来维系对构装体充能续航,反倒是舍本逐末了。毕竟这个构装体武士看着威风,可面对临场战斗,终究不够灵便,玄微子对付他的手段多得很,

“休息够了吧?”玄微子将拆碎了的构装体收进玻璃珠,然后拍拍衣服对珊多丽和罗莎莲问道:“你们这么唉声叹气也不解决问题啊。”

罗莎莲没好气地瞥了玄微子一眼:“要不是你杀了图·冉迪,哪来后面的事?”

“要不是图·冉迪要发动洪水和风暴,我干嘛要去杀他?”玄微子说道。

罗莎莲又一次反驳道:“要不是你们入侵者砍伐肆意树木、夺取我们的家园,图·冉迪干嘛要发动洪水进攻你们?”

“要不是旧大陆人口膨胀、养不起那么多张嘴,哪来的殖民者跨洋渡海开垦拓荒啊?”玄微子说道。

“哼!狡辩!总之什么好处都是你们拿,我们负责死就是了!”罗莎莲气呼呼地说道。

玄微子一脸平常地耸了耸肩膀。

“你是说,你们入侵者也是不得不这么做吗?”珊多丽这时候眼神空洞地问道。

玄微子回答说:“我不会为殖民开拓的行为做任何道德善恶的辩解,殖民者与土著注定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弱者被吞并消灭,这可不是单纯哪位高高在上的君主或者大人物下的命令,而是世事流变中的一环。”

“弱肉强食吗?”珊多丽的表情有些绝望了,仿佛已经失去生存下去的动力。

“在很狭小的范围里,看起来是这样的。”玄微子说道。

“什么意思?”珊多丽稍稍提起一丝精神。

“不存在永恒的强大或者弱小,事物之间的转化与联系才是永恒存在的。”玄微子说道:“越强大、越复杂的结构,内在蕴藏的风险与危机往往也越多。成者易坏,者易缺,极者易衰。任何事物都必然包含其对立面,且包含向对立面转化的内在动力,此所谓‘阴阳互根、阴阳相成’。”

珊多丽听得不太明白,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她问道:“像我这样弱小的人,也能变得强大,解救部族吗?”

“众生皆有。”玄微子忽然笑了:“但你可别以为简单地以为弱小者就一定能变得强大了,你只是听到了一些模糊浅显的概念,你还不能深刻认识到阴阳之理。你所谓的变得强大的想法,其实仍然停留在未来可以遵循‘弱肉强食’原则上。”

“那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做到你说的那样,向对立面转化?”珊多丽追问道。

“你看看,你的想法仍然停留不变啊,你想得还是如何转化到强势地位,没有认识到你转化之后依旧面临衰弱腐朽啊。”玄微子摇头说道:

“需知修道之人参演阴阳之理,乃是要明悟其中化转生灭之机。用浅显一些的话来说,便是要认识到事物之间的联系与转化,明白自我身心这个主体存在,不可避免地受到外部客体的影响,从而调整自我身心去与外部客体更好地交互。

境界高深者,能够明悟天地自然变化规律,掌握事物联系与转化的契机,能够吐故纳新、生机运动不绝,心神不受内外勾牵而应对事物,调动身体机能没有任何阻碍。

此正是——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乃真人也!”

就连玄微子自己修行了两辈子,都不敢妄称有此境界成就,遑论一个连大道门径都摸不着的土著女性呢?

“你是不是有办法?”罗莎莲最近有些习惯玄微子的说话风格了,当他这么高谈阔论说着让豹头发胀的话时,其实是最容易交流的时候,于是连忙恳求道:“反正我们两个现在也算无家可归了,你就随便教点东西给珊多丽呗!”

“哈!你说得好听,她有什么值得我教给她的?”玄微子冷笑道:“而且她的老师死在我手上,我还传授她高明技艺,你确定不是要我死得快些吗?”

“那你就像对付我那样,植入星光体,总可以放心了吧?”罗莎莲说道。

“我有那么闲吗?”玄微子问道。

罗莎莲则赶紧劝说道:“珊多丽,如今你被部族驱逐,施法能力不如往日,就算在森林里当野人也活不长久。哪怕能够生存下去,稍微忍耐一下,去求一下他也好。”

“我听得见的哦。”玄微子提醒了一句。

罗莎莲不依不饶地说道:“放心好了,这个家伙除了成天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其实挺好相处的。我上次说要吃鹿肉,他还真就给我弄来了,只要乖乖听话,不要想着报仇,他是不会为难你的。”

“噗——”玄微子笑道:“你这口才,不去当逼良为娼的老鸨真是亏了。算啦,她听不进去的。问题不是我担心她会报仇,而是她总猜测我担心她会报仇,所以不会将她留在身边。”

“那你的意思是,你同意带上珊多丽,并且传授她技艺咯?”罗莎莲立马问道。

“你也变得狡猾了。”玄微子说道:“但问题是,她不值得我教啊。”

玄微子之所以肯传授道法给罗莎莲,就是看中她是魔法兽,而且还有与人交流的智力水平,这对于修炼道法、身心调整有很重要的关系。

如果就只是一个普通人类来到玄微子面前,他凭什么传对方道法?就算把头磕碎了也没那机缘啊。

虽然说珊多丽眼下的确是人生剧变的关口,但是能不能明悟自省,那完是两码事,更多人往往是收到重大挫折就沉沦下去了的。

“唉,难怪历代祖师爷都不肯广传道法,我现在算是明白一点了。”玄微子心中叹息,自己之前说的一番阴阳之理,其实已经在暗中提点珊多丽了。

自古以来,修道之人收徒传法,可不是像世俗老师那样上课讲学,而是要在弟子的人生要节关口处考验点拨,好似润物细无声那般传授,事前是无法预料的,弟子通常要以后才能明白契机。

如果没有相当的人生经历,直接讲述道法要诀,是根本不能领会的。而能够听出话中真义玄妙的,都已经是悟性极高、心性超绝之人了。

而珊多丽现在……显然是没听出啥来,就当玄微子白费口舌了。

当然了,要别人放下杀师之仇,去拜仇敌为师,这也确实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其实便是在考验心性。

珊多丽不愿意,玄微子也觉得很正常,毕竟普通人的思维就是这样的嘛,没必要勉强。而且就普通人思维看来,玄微子也没必要带着一个随时要报仇的人在身边嘛。当然了,玄微子可不介意用心灵异能对她的心智做一些“微小”的调整。

“我明白了。”正当玄微子打算继续深入遗迹之时,珊多丽突然开口了,哀伤憔悴的神色中显露一丝坚毅:“我想要变得强大,我想要带领族人反抗殖民者,我可以放下对你的仇恨,所以恳求您能够收留我,指导我、传授我更高明的技艺。”

“唉,还是没变啊。”玄微子挠着头,心想要别人立刻转变好像也不太实际,只能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想想有什么适合你的吧。不过在那之前……”

玄微子剑指一递,化作无形的星光体点入珊多丽额头,说道:“保险还是要做的。”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