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简单,打败他?

人面族长……炎?

老祖宗,您是在开玩笑吗?

天空之上,数百位人面族高层,尽皆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炎是谁?

人面族族长,资深圣祖级实力,千年之前,便获得了斩杀同级别圣祖的彪悍战绩!

加上近千年前,夫人离世,白音小姐离族而去的双重打击。

更是令他痛彻心扉之下,埋头于修炼之中!

常年的死关,加上祖不遗余力的指点。

现在的炎,甚至已经摸到了传说境的门槛!

这白虚听说只是刚刚晋入圣祖?

想要与族长对线?

清纯少女的清纯唯美图片

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至于远处被白亮、白良二人搀扶住的白泽族族长白玄。

虽说他的确是被白虚所伤。

但在他们看来……

这可是能够与自家族长其名的狠角色。

只凭一柄剑就能斩杀圣祖的绝世猛人!

那肯定是因为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不去手!

故意放水才导致的结果。

难道说,族长的顶撞说到了老祖宗的心坎里……

他真的改变主意,不愿把小姐嫁给白虚了?

只是因为刚才已经答应,为了面子不好直接拒绝,所以才出此下策?!

“好!我同意!小子,你不是说愿意为音儿揽过所有危险磨难,对她负责的吗?”

“这个条件,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炎听到自家老爹提出的条件,心头狂喜!

爹这是听进了自己的话啊!

到底还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

我就说嘛,老爹怎么可能会看着他最疼爱的宝贝孙女落入白虚的魔掌?!

炎心中想着,甚至已经开始盘算起来,待会该怎么“招待”白虚了。

小子,这次把你逼到绝路上……

若是你知难而退,识趣点离开音儿还好。

一旦你敢答应,看老子痛下黑手,直接把你变成废人!

不过……

对于自己能够获胜……

持有如此乐观态度的,估计也就是数百位人面族高层与炎本人了……

白虚同样是清楚的听到了祖的条件。

但是,他却丝毫没有理会面露挑衅的炎。

而是低下头去,看着自己怀中,已经是一脸古怪之色的白音……

后者眼神中的跃跃欲试和期待……

已经不言而喻了。

“额……这样不太好吧?”

怀中佳人目光火热,其中的鼓励之色,让白虚有些难顶……

“有什么不好的?”

“他毕竟是你爹,我将来的岳父……”

“那又怎么了,我又不承认他是我爹!”

“可是……万一把他打出什么后遗症,人面族,还能接受我这个女婿吗?”

“别怕!人面族都得听我爷爷的,我爷爷听我的!只要你把他狠狠修理一顿,我什么都听你的……”

最后的一句话,白音几乎已是将红唇贴到了白虚耳边。

樱桃小嘴中的热气,甚至已经喷吐在了白虚的耳垂上……

如此刺激……加上白音以柔媚嗓音说出那让人心(你)生(没)误(想)会(错)的话语……

白虚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同志……

他承认,自己投降了!

岳父,这不能怪我!

老婆既然要求了,老公就得做到!

要恨,就去恨你爹吧,反正这坑是他给你挖的……

你自己看着办!

“好!祖前辈,我答应了!”

再度抬起头时,白虚眼中再无犹豫。

显然是对痛揍未来岳父这件事,做好了心理准备!

“嗯……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没有多余规则,战斗场地限制在方圆万米之内,不得致人死命!”

祖点了点头,正要宣布较量开始……

可是,忽然灵机一动!

若是如此能够让音儿心中的怒火,消去一些,那说不定……

想到这里,祖再次开口……

“你们记住,老头子我一辈子征战沙场,最恨的就是有人在战斗中放水!”

“虽然不得打出人命,但若是让老头子发现……”

“你二人有谁故意拉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此话一出,炎脸上的喜色,甚至有些收敛不住!

原本对于自家老爹的立场,他还有着一丝怀疑……

但现在看来,还是老爷子懂我啊!

这是暗示自己加大力度,力出手,直接把那小子打成废人……

让他再没脸面和能力纠缠音儿的意思?

我懂了,爹,您放心吧!

至于白虚,此刻的面色则是更为古怪……

此刻,在他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这炎,该不会……

不是老爷子亲生的吧?!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老爷子,绝对能看出炎与自己,孰强孰弱!

只要炎还未踏入传说境,那就是板上钉钉的要挨揍啊!

这是暗中告诫自己不得留手的意思?!

这特么……

形势比人强,思前想后,白虚认了……

没办法,不下重手,讨不到老婆!

未来岳父,那可就得罪了……

皆是应了一声,白虚与炎缓缓升空……

高空之上,炎袖袍一挥,一道赤色光波便是骤然扩散而开!

最后,在堪堪笼罩住方圆万米空间的时候,静止下来,不再动弹。

从外界看去,这方圆万米之内,就好像是被一道连通天地的赤色光柱包裹。

倒是显得有些壮丽!

“为了划分决斗场地,我这些小手段你不会介意吧?”

“如今我已经与这结界断开了联系,一旦靠近,就连我也会被其上的顶尖圣祖级能量持续灼烧!”

“因此,你不必担心决斗的公平性。”

炎平静的扫了白虚一眼。

此刻,后者正在四处张望着,同时嘴中念念有词,像是有些怕了一样。

到底是个野小子,空有圣祖级实力,道心不稳,再有天赋,终究无法成就大事!

心头不屑之下,炎开口解释道。

同时,也在心底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下狠手,在白虚心中留下阴影!

这样,他就再无法纠缠自己的宝贝女儿!

他根本配不上白音!

殊不知……

白虚四处张望不假,也的确是在观察着炎制造的这道火柱结界……

只是……

他嘴中念叨的……

却是:“未来岳父,你这是不给自己留后路啊,这下,你连跑都没法跑了……”

仅仅是粗略观察,白虚就能断定……

这火柱结界,必定不是炎随手施展而出的神通。

其上覆盖的能量,其强大程度,即使是圣祖境强者,挨上了估计也不会好受……

炎这算不算作茧自缚……

不过,纵使心头再古怪,决斗依旧还是要进行的!

在得到白虚传递回来,决斗随时可以开始的消息后……

满心“愤怒”的炎,终于再也忍耐不住!

“唳!!!”

虚空中,似有一声尖锐的啼鸣声响起……

有巨大禽鸟虚影闪过天际……

而后,万米之内,尽化赤红!

一道赤色光轮,自炎身后升起,极速扩张到百米有余!

其上烈焰涌动,无数灿金色光纹组合成的神奇符文覆盖其上,像是雕刻一般,极有立体感!

先前的巨鸟虚影,也似乎正是从这光轮内闪出……

与此同时,无尽焰光自其中洒落,蓝天变得昏黄,白云化作红霞!

而原本绿草如茵,植被茂盛的大地……

则是瞬间被焰光化作的滚滚岩浆包裹!

结界之中,温度飙升!

寻常异兽入内,怕是一时三刻,便要被这高温引动,无火自燃,化为灰烬!

而制造了这一切的炎,背后光轮转动,一只体长百米,翼展近千米的赤红巨鸟虚影守护。

遥遥看去,像是火神降世,滔天气焰,此时已到极致,无与伦比!

不过……

这堪称恐怖的一幕,放在白虚眼里,反倒并没什么太过出奇的门道!

领域的压缩与具象化罢了!

只是……

这未来岳父也太阴险了吧!

难怪要搞出这么一个罩子!

人面族,首重火道!

身为其族长,一身火之大道修为更是炉火纯青,已臻化境!

火之大道归位一流大道,五行基础之一。

所占特性极其繁多!

像是高温、爆裂、持续灼烧之类的,都是火之大道中极为强大的具象化表现!

从这领域如此的高温来看,他所创火道,估计就在高温与持续灼烧方面有所侧重!

如今搞出这么一个罩子,滔天热能被限制其中,无法散去……

久而久之,自己所要面临的温度,估计会达到一个无比恐怖的地步!

这特么不是阴险是什么?!

先是白玄施展手段,逼迫自己进入皇道传承空间,接受传承。

现在炎又搞出这么一个蒸笼,还美其名曰为了公正!

我信你们个鬼!

你们这些糟老头子,坏得很!!!

不过,未来岳父……

这次你可能要失望了!

火气太高,对身体可不是太好,就让小婿这无尽星空……

给你提供一个降温去火,避暑纳凉的好去处吧!

“星空领域!”

轰!!!

话音落下……

白昼化星夜!

不得不说,那奇异的炎柱结界,倒的确算得上是公平。

因为,不仅是炎的领域被限制在了方圆万米之内,凝聚之下,几何倍数的增添了威势。

就连白虚的星空领域……

这次也没有再度扩散出十万里!

而是同样被束缚在了这片火柱空间之内。

至于星空领域被浓缩之后的威力……

时间、空间皆是超一流的顶尖大道!

当它展露出威仪的那一刻……

其实这场领域比拼上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一条绵延万里,蜿蜒曲折的梦幻星河轰然出现!

像是一条幻星巨龙,将布满天穹的连绵炎霞尽数抽碎而去…!

夜空下,烈焰燃烧的高温像是遭遇到了强效制冷剂一般,迅速冷却!

大地上,肆意流动着的赤红岩浆,在白虚有意施展的时空倒流下……

极为窝囊的快速缩回,美丽的草原,茂盛的植被……

完好无损,重新出现在大地之上!

至于炎……

此刻……

他的面色就像是头顶的深邃星空……

黑到了极致!!!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