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白漠见金鹏海拿出符箓威胁自己,气得半天吭不出声,虽然他知道对方不敢真的出手伤害自己,但丢几张符箓将飞骑院搞得乌烟瘴气还是有可能的,一旦传扬出去自己的面子也难看。

他眯了眯眼,冷哼道:“罢了,看在符箓堂庄堂主的面子,今天他所犯过错暂时赦免了,你可以带他四处走走也无妨,但尽量早些回来!别让本院难做!”

金鹏海呵呵笑道:“那是当然,我只是带他去明悟峰认认路!很快就回来的,院长放心。”

说罢,他转头对无痕道:“小师弟别怕,师兄带你去本堂看看。”

无痕暗喜,她不方便驾驭法器飞行,正愁不知如何寻路去明悟峰,现有师兄带自己前去,正中下怀!忙点头笑道:“多谢师兄!”

金鹏海也不多说,挥手召出灵剑,拉住无痕小手瞬间便出现在半空之中,如箭一般往远方掠去,转眼不见了踪影。

见两人已经飞远,管事弟子史长平心有余悸地对姜白漠道:“院长,既然这小子是符箓堂的人,我们以后还是……”

姜白漠白了他一眼,哼道:“符箓堂还管不到本院!既然他现在是我飞骑院的弟子,就受我飞骑院管束!这理就算说到宗主那去也不怕!居然不将我飞骑院放在眼里,好个符箓堂!哼!”

说罢,姜院长冷笑着低声在史长平耳边说了几句,只见史长平脸色变了变,随即怯怯地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丝忧虑!

却说无痕被金鹏海拉着手驭剑飞行,心中开始还有些别扭,不过很快就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了注意力。

现在虽然是刚初入夜,但星光璀璨,月色如银!依然看得还是比较清楚,对比白日,无极宗地界的夜色更是别有一番景致。

金鹏海指着脚下几座房舍别院介绍道:“小师弟,我宗分为内门六堂和外门六院,简称内堂和外院!你看那里,就是我宗外院之一的御兽院,再过去,就是杂物院!最东边是矿产院,最西边是外厨院!从这里过去,经过灵植院,就是我们符箓堂的所属区域明悟峰!道路繁杂,师弟可要好好记住,小心别迷路了。“

巧媚施笑朔青春美艳时

无痕答应一声,默默将脚下各院的位置,以及去往明悟峰的道路一一熟记在心。

灵剑划过长空,很快来到明悟峰前山的正殿。

金鹏海收了灵剑,对无痕点了点头,率先领着她往殿内走去。

符箓堂共计二百二十九名弟子,其中正式弟子一百五十六名,内门弟子七十名,亲传弟子三名,加上庄青云自己也刚刚好二百三十人!

与其他五大堂部相比,算是弟子人数最少的一个!

弟子人数最多的是神武堂,部加起来差不多超过二千人!是无极宗势力和实力最厉害的一个堂部!

明悟峰内的弟子们现在基本都已经回房安歇,只有守夜弟子在四处巡视,大家见到大师兄纷纷恭敬地行了一礼,同时偷偷打量旁边的无痕,心中好奇却无人敢多问半句。

金鹏海含笑跟守夜弟子点点头,径自带着无痕走入大殿,三师弟乌星剑正在殿内上香。

正殿大堂内供奉着创建符箓堂的符祖遗像,弟子们朝夕一柱香供奉,已成了符箓堂弟子们的日常。

听见有人进入大殿,乌星剑笑嘻嘻地转过身,对金鹏海笑道:“大师兄!怎么样?小师弟接来了吗?“

金鹏海指了指身后的无痕,点头道:“当然,这就是师父的侄孙风无形,我们的小师弟!“

说罢,又对无痕介绍道:“小师弟,这位是师父第三位亲传弟子乌星剑!是你的三师兄!“

无痕含笑行了一礼,抱拳道:“小弟风无形,见过三师兄!“

“哎呀,好说好说!“乌星剑上前拍了拍无痕肩膀,呵呵笑道,“难得师父又收了一名弟子,以后我们可要热闹了!“

无痕瞅了金鹏海与乌星剑一眼,微微迟疑了一下,小心问道:“大师兄!你们……你们就不怀疑我的身份?这就认定我是师父新收的弟子?“

金鹏海与乌星海交换了一个眼神,把一块腰牌递还给无痕,笑道:“这块腰牌是师父亲手送出无疑,你是不是师父的侄孙一个月后就知分晓。而且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块腰牌绝非假冒!可惜师父正值闭关,否则他一定会有明确的交待。“

乌星海也道:“小师弟,其实我们反复想过了,你凭此腰牌想假冒符箓堂的弟子混进宗门可能性极小,就算不是师父的侄孙!定然也是师父看好的潜力弟子,放心,师父虽然闭关未出,有我们几位师兄在,定会代替师父好好照顾你的。“

无痕笑了笑,由衷谢道:“多谢两位师兄!“

金鹏海摇头笑道:“现在这里并无外人,你还是露出真颜!让师兄们好好见见!”

“什么真颜?”无痕愕然。

“小师妹!到现在你还不肯跟我们说实话?”金鹏海戏谑地笑道。

“小师妹?”无痕神情一怔,讶然道:“师兄难道以为我是女扮男装?”

金鹏海笑容微敛,围着无痕转了一圈,细细打量道:“其实……今夜青叶老祖暗探宗门之后,我就开始对你有所怀疑!你应该就是师父新收的那位小师妹!九死一生逃过一劫,这才乔装打扮混入宗门!这块腰牌出自你手中,也就说得过去,你说对不对?小师妹!“

无痕恍然,不由皱眉道:“所以师兄才会夜探飞骑院?“

“不错!“金鹏海也不隐瞒,直接承认,“可惜为兄半点也看不出破绽!这才将你带来明悟峰,希望听你亲口对我们明言!“

乌星剑笑道:“放心吧,大殿之中只有我和大师兄两人!连二师姐我们都没透露半句,你可放心说出真实身份,我们会为你保守秘密的。“

金鹏海逼前一步,紧紧盯着无痕道:“说吧,你究竟是不是师父新收的小师妹梦无痕?“

无痕心念微转,本以为大师兄真心好意,将自己带来师门认路,原来却是对自己的真实身份有所怀疑,这才带自己来师门逼问真情!

若是换作白天,无痕或许会和盘托出,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今晚出现了青叶老祖,无痕知道此刻暴露身份定然会凶险重重,万一泄露出去会给自己和宗门带来祸患。

这倒不是无痕不信任两位师兄,而是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反正有绝世高人白色人影背后相助,无痕也不担心虚假身份之事。

她笑了笑,摇头道:“大师兄恐怕要失望了,在下并非梦无痕,确实是师父的侄孙风无形!“

金鹏海与乌星剑微微意外,互视一眼,惑然道:“你……你真的不是梦无痕?“

“不是!“

“若事务阁查出你的身份是假,到时可别怪师兄我们不帮你!这后果你可想清楚了?“

“师兄多虑了,我的身份自然不假,事务阁会核查清楚的。“

金鹏海突然伸手,一把掐住了无痕腕脉。

无痕微微一惊,挣扎道:“大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别动!“金鹏海冷冷道,“让师兄查查你的体内经脉!若是不敢!就证明你心中有虚!“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