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场死寂,赵飞燕一下子顿时此间的焦点。

黄天成又道:“大家不用怀疑,老夫所说的话句句属实。

说实话,当今领袖的治世才华没有问题,我也挺欣赏的。”

“但她现在能坐在这个位置,谁知道她是不是光明正大选上的,还是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呢?”

“毕竟,她是苍穹书院院长支持的,而她肚子里的却偏偏是苍穹书院院长的,这很难不让人多想啊。”

这话引发了一片哗然。

赵飞燕也是慌了,冷汗直流,不知所措,更不知道怎么面对叶非叶。

赵飞雪和赵飞鱼也是呆了,看到姐姐没有反驳,两女顿时一脸茫然,姐姐居然真的怀孕了,而且还是君尘的?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情况?

“原来如此。”

赵飞雪突然想起来四个月前的一件事,姐姐让她去买一种名为诺孕酮片的药,原来是姐姐避孕用的。

看来从那个时候,姐姐就和君尘有一腿了。

俊俏美女穿白T恤衫户外靓丽写真

“我们有孙子了?”

君天霸和李香兰面面相觑,但强敌在前,也知道黄岐五仙在离间夫妇二人,所以根本开心不出来。

叶非叶则是看向了君尘,传音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君尘道:“一半真,一半假。

孩子她娘息怒,等今天的事情结束,我一定跟你解释清楚。”

叶非叶声音多了一丝冷意和距离感:“先解决黄岐五仙再说吧。”

黄天成看向叶非叶:“当世圣女,你丈夫给你带了一顶帽子,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为什么,你一点都生气?”

叶非叶面无表情的道:“既然你说我只是我丈夫扶持的傀儡,而我丈夫那么优秀,那你应该清楚,他三妻四妾的是很正常的。”

“既然是正常的,我为什么要生气?”

黄天成戏虐一笑:“圣女的气量果然不凡。”

叶非叶又道:“再者,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只是推测,空口无凭,除了抹黑我们,离间我们,我想不到其他可能。”

“可悲,可笑,可叹。”

黄天成一叹,“既然如此,我们只能用强硬的手段了。”

紧接着,魏天王也是大喝道:“黄岐五仙要抓拿苍穹书院院长和当世圣女,无关之人,速速退避,不然后果自负!”

嗖嗖嗖。

道场之中人群如鸟群散去,退避到天边。

虽然他们当中大部分人想要帮凤凰山,但奈何实力和黄岐五仙差距太大了,只能望洋兴叹,爱莫能助。

君尘对赵飞燕传音道:“你和慕容青,带小凤凰先走。”

叶非叶知道凤凰山的情况,第三强者慕容青法力几乎尽失,不能参与这一战,剩下最强的就是赵飞燕,旋即也给赵飞燕传音:“保护好凤凰山的人,包括我的女儿。”

“你们放心。”

赵飞燕立刻动身,抱着小凤凰。

凤凰山的人立刻扯到了山顶。

凤凰山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一场生死大战在所难免。

“区区一个渡劫金丹六,一个武霸六,也想翻起锋芒吗?

真是不知死活。”

这时,一直闭目养神的黄岐五仙之首黄天德站了起来,大手一挥,一面金色的令牌横在天空下,上面刻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禁”字,“这是苍穹书院院长和当世圣女的神禁令,由黄岐道宫,蜀山,青云山,骊山,长留山等九大修行界守护者组织共同签署的拘捕法令。”

“顺着生,逆者亡。”

那拘捕法令上的禁字光芒夺目,带着无穷的威压,让绝大部分人都赶到胆寒,若不是距离足够远,已经匍匐在地了。

这一道令牌不但拘捕法令,还是一种法器,有镇压之力,内部封印着一尊两千年的上古神祇,庄正威严,仿佛是正义之神,见它如见神明,堪比七品灵器,但又比七品法器恐怖太多。

就是神火后期的存在,面对这一尊上古神祇,都要瞬间匍匐。

这时,令牌直接朝着君尘头顶飞了过来。

君尘缓缓站了起来,面不改色的道:“既然你们想死,那我也不介意让凤凰山成为你们黄岐的坟墓。”

黄天成喝道:“苍穹书院院长,这神禁令上面住一尊神祇,号称正义之神,禁法之神,即便是神火巅峰也不敢面对它不跪下,你想死吗?”

君尘淡漠的道:“在我面前,没有人可以自称为神。”

说着,他大手伸出,若手握日月摘星一般,生出无边吞噬之力,日月星辰仿佛都能摘下来。

这一招名为九天摘星手。

君尘回来地球后,很少使用自己独门的肉身神通,最多就用到魔影分身前面三重,但算不上肉身神通,至于无极剑诀,横扫千军等,这都别人功法,威力不弱,用的顺手,所以经常使用。

修罗指可以算得上是他最顶尖的肉身神通,但因为破坏力太强,施展对自身损耗相当巨大,再加上修罗指是硬碰的手段,他很少碰到能够肉身与他相当,所以他很少使用。

除此之外,吞天诀是他的炼体术,且有一套完整的体系,这九天摘星手就是他吞天诀中的肉身神通。

修炼到达成之时,可摘日月星辰,九天之上的谪仙都能拉入地狱,海洋中的真龙都能够一手擒拿。

在九天摘星手面前,任你风化绝代,任你至高无上,任你俯瞰万界,都难逃他九天摘星手的抓拿。

可以说,这是除了修罗指之外,君尘又一招成名绝技,在他证道之前,那些神帝和仙帝也怕他这一招。

九天摘星手一出,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天地间所有的元素,物质,光芒,空气,都朝着他手上坠落下来。

日月星辰的光辉都比例外。

就是连黄岐五仙外放的神识都被君尘的九天摘星手给吸了过去。

那块悬浮在空中的神禁令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都被陷入了君尘的掌中,迅速变得黯淡无光。

下一刻,那一面神禁令直接失去控制,化作一道流光吸入君尘的掌中。

咔嚓一声。

神禁令瞬间破碎。

那一尊金色小人的神祇被禁锢在了掌中,不能动弹,似乎君尘的手镇压之力比佛祖的五指山一般强大,逆天。

四方一片轰动,都被君尘这种难以理解的力量所吓倒了,忌惮不已。

“好可怕的招数啊,看来,他……他真的是苍穹书院院长。”

萧玉山吓得匍匐在地,头皮发麻,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

苍穹书院院长这么恐怖,而他之前却不知天高地厚,去挑衅了这个人。

“终于可以看到院长出力了吗?”

秦晓梦喃喃自语,紧张的同时也充满了期待,她也想知道,院长力究竟有多恐怖。

“这……这是什么武技?

你不是肉身武者吗?

为什么,你的血脉武技却有法术的威力?”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会这么逆天的法术?”

看到君尘这一招,不止四方之人震撼,黄天成脸上也是猛的一沉,其余四仙脸色阴沉。

黄天德沉声道:“这绝非人力,而是近乎神的力量,苍穹书院院长号称天神下凡,并非浪得虚名。

兄弟们,我们今天的对手可能不是人,而是一尊神。”

其余四人面无惧色,异口同声的道:“那就屠神吧。”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