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理!”赵旭点了点头。

赵旭也万万没有想到,小小的“云塔”之下,居然囚禁着这么多大佬级的人物。

难怪,面具黑袍人差点儿被气吐血。之前所做的努力,部给赵旭做了嫁衣。

赵旭递给金中一支烟,金中接过,各自点燃抽了起来。

赵旭抽了口烟后,眯着眼睛说:“我还以为许天一,只是神医门的一个普通弟子。这么看来,他在神医门的身份一定不低。”

“非旦不低,还掌握着大量医疗的资源。中医现在的势头虽然不如西医,却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基本每座城市,都有中医院。并且,国医堂可是国内赫赫有名的第一大中药堂,里边有名望的中医甚多,没有关系,根本排不上号。”

“这么紧俏?”赵旭一副略显吃惊的表情。

金中笑了笑,说:“当然了!你想啊。有名的中医,都是上了年岁的人,很少有华医生这样,年轻就医术超群的人。生、老、病、死,是天道轮回。不仅富人要看病,穷人也要看病。这就愈发显得,那些名医珍贵了。”

“有意思!”赵旭笑了下,说:“等有机会,我倒是要去拜会拜会这个神医门。走吧!我们回屋,一边喝茶一边聊。”

回到房间后,赵旭沏了壶香茗。和金中二人,一边喝茶,一边把聊起来。

聊得话题,无非是关于“东厂”圣坛,以及省城新经济特区招标的事情。

金中对赵旭说:“我在省城很久了,也曾派人寻过圣坛,可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地方。阿旭,你确定有这个地方吗?”

美女超唯美意境民族风写真

“确定!”赵旭点了点头,说:“圣坛就是东厂的大本营。之前,残剑去过圣坛,所以我曾经探过他们的老巢。只可惜,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废弃之地。并且,在那里发现了抚养小海忠叔的尸体。东厂一定是早就有所提防,所以将圣坛的大本营转移了。”

金中皱着眉头说,“可这个地方,连我都找不到,你对省城不熟悉,又怎么可能在短期之内找到圣坛。看来,鲁大师的事情只能放一放了。”

“时间不能久拖,我担心东厂抓了鲁大师,一定有所图谋。鲁大师擅长机关之术和铸造之术,这个世界上,除了公冶大师之外,可以说这种传承的匠术举世无双。”说到这儿,一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道:“快!我们去鲁大师那里。”

“去做什么?”金中不解地问道。

“去了就知道了!”

赵旭立刻唤来陈小刀和鲁玉琪,带着金中、农泉,留下唐七、展英和骆宁,照顾李晴晴。

一行人,驾车匆匆赶往鲁家。

鲁玉琪打开家门后,赵旭对鲁玉琪说:“小琪,快带我们去你老爸的地库瞧瞧。”

鲁玉琪“嗯!”了一声,带着赵旭等人来到了地库所在的地方。

开启了机关之后,一阵“轧轧!”的声音晌起,地库的机关完被开启。

进了“地库”之后,只见地库里藏放的十大名剑,剩下的那八把宝剑,已经不见了踪影。

除此之外,就连地库里其它的东西,也被洗劫一空。

赵旭叹了口气,说:“是我大意了!”

金中对赵旭问道:“阿旭!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旭对金中解释说:“东厂抓了鲁大师,一定是想利用他的机关之术,替他们建造圣坛的机关。早先,黑火集团的人,就想抓鲁大师,让他为其制做武器。鲁大师曾经高仿过古代的十大名剑,其中有两把在我那里。我相信,就算鲁大师替他们铸造武器,再也造不出十大名剑这种稀世的利器了。”

“我本想把这八把宝剑,先取走暂替鲁大师保管。可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赵旭说。

鲁玉琪气呼呼地说:“这帮厂狗真可恶,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们鲁家。”

“小琪,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赵旭问道。

鲁玉琪说:“我回到省城之后,整天见我爸忧心忡忡的样子。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有一天夜里,突然闯进来好多的高手。我爸用机关伤了他们一些人,奈何他们人多势众,里边又有不少的高手。情急之下,我爸让我躲进了秘道里。”

“那秘道里的血,是你留下的?”

“嗯!”鲁玉琪点头说:“后来,我被他们抓住了。起先,把我和我老爸关押在一起。”

“是在圣坛吗?”赵旭心中一动,急声问道。

“不是,是安塔!后来,他们把我老爸单独带了出去,说要关押在圣坛。还对我老爸说,你女儿在我们的手上,就不信你这家伙不就范。”

赵旭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

东厂和西厂的实力,在厂狗中属于最强的。

如此看来,东厂这些人着实不容易对付,似乎事情处处会占先机!

“我们走吧!”赵旭说。

回到酒店之后,金中见赵旭心情沉重。对他开导说:“别担心,只要鲁大师还有利用价值,鲁大师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

“这我知道!可是其它八把宝剑落在了东厂人的手里。这将会对我们五大家族大大的不利!那些宝剑削铁如泥,落在功夫高强之人手里,无异于如虎添翼。”

“你手上不是还有两把宝剑吗?这十把剑的威力应该差不多,你足可以克制他们的。”

赵旭摇了摇头说:“西厂有神榜高手,东厂也应该有神榜高手。我现在,虽然是天榜第一人,但远非神榜之人的对手。”

“那既然东厂有神榜高手,他们已经知道你是赵啸天的儿子,为什么不来对付你?”金中问道。

一句话,把赵旭给问住了!

赵旭想了想说:“西厂那个神榜高手在闭关,或许东厂的神榜高手不在省城,又或者也在闭关吧!”

这句话说出来,连赵旭自己本人都不信。

这个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很多,但真得会这么巧合吗?

金中笑了笑,瞧出赵旭心中的担忧,说:“别想了!他们没对你出手,我想可能会有所图谋。否则,不可能让你这么消停的。”

“有所图谋?”赵旭闻言双眉紧锁了起来。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