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击杀了几个敌人,殷雄已能清晰看见疯马的身影就在前方不远处,他深吸口气,口中发出如同狼嚎一般的啸声,当听到这个啸声,在不远处的疯狗忍不住愣了一下。

作为印地安人,疯狗当然明白这啸声的含意,这啸声代表着复仇的意思,只有身负大仇的印地安勇士当面对自己的仇敌时才会这样呼啸。

可是,这些明异族怎么会懂得这些?而且回头望去,当他看见殷雄披散着长发骑在马上飞奔而来的姿势时,他下意识地就认出了对付肯定是一个印地安勇士。

“这……是我们印地安人?怎么会在明异族的军队里?”疯狗顿时愣了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时间已来不及容他多想,只见已经抛开长矛的殷雄已突破了最后的阻拦,像飞一般冲着他来了。

疯狗是族中最强的勇士,他的战斗经验不是普通人能比的,那怕是现在同样也是如此。他承认对方或许不好对付,可是他却有信心自己更强。疯狗冷笑一声,脸色狰狞地拨转马头,双腿用力一夹,驱赶着座下战马迎着殷雄的方向而去。

“不管你是谁,在这里,我才是真正王者,我才是最强的勇士!”疯狗狞笑着,手中的钢刀已经飞舞起来,他甚至已经看见当两骑相交的瞬间,对方的头颅如同被他砍掉的那些明军头颅一般落入尘埃。

等解决了这个复仇者,疯狗将再一次集结起更多的骑兵反复冲击明军阵营,到那时候,真正的胜利就属于印地安部落联盟,属于他疯狗!

两骑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如同两道闪电一般朝着相互的位置而去。骑兵的交战哪里有像说书中的大战三百回合那样麻烦,胜负只是在一瞬间而已。一转眼的功夫,双方的距离已拉到了仅仅几十米远,以两匹战马的速度相交也就是最后一个呼吸而已。

疯狗的目光盯着飞速而来的殷雄,他手中的钢刀已做好了最后的准备,高高举了起来。

终于,双马交错,骑术精湛的疯狗在第一时间就把钢刀挥下,刀声划过空气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声,这声音就像是死神的呼唤,召唤和收割着生命。

一时间,疯狗甚至感觉自己看到了对方的头颅被砍下,鲜血从无头的身躯中喷涌而出的样子,他笑得更开心了,同时这笑容中还带着不屑一顾的神色。

但是,当刀挥舞出去后,只见对面的殷雄突然间身子一矮,整个人从马背上瞬间消失了一般。疯狗瞬间还没反应过来,钢刀就挥了个空,什么都没有,没有高高飞出的头颅,也没有倒下的无头尸体,更没有飞溅的鲜血和血腥弥漫的气息。

珮珮FANNA居家服写真图片

疯狗愣了愣,电光火石中双方已交错而过,挥刀的手也已收了回来。当疯狗试图驱马回转,找寻敌人踪影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而就在此时,剧痛从他的腰间袭来。

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腰间被什么东西给斩破了,左腰连着大腿被生生切了一大片,红色、黑色还有绿色的东西被白色的肠子牵扯着,混着大量血液不断向外冒着,疯狗瞬间就瞪大了眼,他的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和绝望。

一声凌厉的惨叫从疯狗口中呼出,这惨叫是如此尖锐和绝望,仿佛一头凭死的头狼用尽最后的力气吐出生命中残存的气息。

战马渐渐慢了了下来,疯狗高傲的头颅无力的垂落下来,他引以为傲勇力已随着伤口的鲜血和内脏消失得无影无踪,手中的钢刀早就掉落地上,身体也只能勉强坐着,但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倒下。

意识逐渐模糊,听力也渐渐褪去,只依稀得似乎有什么啸声由远而近向他袭来……。

突然间,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最后瞬间疯狗的意识恢复了,他看见了蓝天,看见了白云,接着又看见了在不远处在混乱中依旧厮杀的战场……最后,他居然看见了自己的身影,自己没有头颅的身影……。

“原来会是这样……。”疯狗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丝念头,和哨长一般,他的头颅终于落到了地上,但还没来得及滚向一旁,一只有力的手就抓住了他头上的辫发,把它给提了起来。

“呜……呜……呜……。”

一声长啸从殷雄的口中呼出,这声音带着无比的凄凉,同时又带着复仇后的快意。

当啸声响起,在不远处正在赶来的印地安骑兵顿时全愣住了,尤其是他们看见疯狗的头颅被人高高举在手中,惨白的脸上那半闭的眼睛已失去了往昔的光芒时,那些印地安骑兵个个脸色大变,随后不约而同地掉转马头朝着四面八方奔逃。

疯狗的死,成了压垮印地安联军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印地安战士们当得知疯狗死亡的消息后,他们的勇气也随之而散。

整个战场上,印地安联军再也组织不起像样的反抗,到处都是四散而逃的人,而这时明军趁此机会开始横扫战场,不断压迫对方的空间,当最后崩溃来临时,印地安战士们全都绝望了,除了少数还有几个能回头死战的人外,其余人已成了待宰的羔羊。

此战直至日落终了,近万印地安联军最后仅有千余人勉强逃脱,而其余人不是战死就是被俘。其中战死者,包括印地安联军首领疯狗在内的共有三千四百多人,被俘和受伤者超过了五千。

此战,联合起来的印地安联军彻底失败,并因为这场失败导致十几个部落的印地安人失去了他们部落中最好的勇士。没了这些勇士,靠着部落中的老弱妇孺又如何能生存?不要说打猎了,就连生存都不太可能。

给予他们最后的结果不是被更强大的部落所吞没,或者就是在下一个冬季来临时悄无声息地死去,从而彻底灭亡。

当他们惶惶不安,不知如何的时候,获胜的明军派来了使者,在经过一番接触后,这些部落最终无奈地答应了大明的条件,为了生存投降了大明。而那些为了所谓尊严不肯就范的部落,大明自然不会放过,在大明强大的军队,还有那些投降的部落配合下,这些少数部落不是被灭就是远远逃走,从而消失在更东方的茫茫沙漠之中再不知下落。

fpzw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