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皇帝的脸色在震惊与铁青之后,突然涌出了难以掩饰的狂热。

第二界魂……

妖皇白虚……

这的确是近乎于惊吓一般的惊喜。

是的……

惊喜!

直到现在,始皇帝也并不觉得此战自己会输!

妖皇?白泽族最后一任族长?疑似自在境的绝顶强者?

那又如何!

始皇帝在强自静下心来以后,细细的感受着白虚散发出的能量波动与气息。

而后发现了一个令他无比兴奋的事实。

这妖皇白虚的气息,似乎有些弱了?

乡野清纯妹子

大概……只有圣者境的实力?

始皇帝先是一阵蹙眉,心里嘀咕是不是白虚为了迷惑自己,让自己放下戒心,所以才会只有这么一点实力。

不过旋即他就放下了心来。

好像……没什么问题?

哪怕是突破了天道限制的第二界魂,他也是界魂对不对?

既然是界魂,那就逃脱不了实力上限不得超过宿主的铁则!

任你生前是什么样的强者,寄宿在千默这个准圣境界的入殓师身上,最多也只能是准圣境界而已。

这么一看的话,白虚似乎要比一般的界魂强出不少……

毕竟,之前的那个上古四凶之首浑沌,也就只能发挥出最多不超过圣境中阶的战斗力。

再看看白虚,他的气息似乎已经有圣者境高阶……朝着圣祖境迈进的趋势了。

不过,这似乎也就是极限了。

离谱,也是有个限度的。

“没想到阁下竟然是妖皇白虚,久仰大名,有礼了……”

身处于空间夹层之中,始皇帝也不在意白虚之前不声不响直接将人族薪火和千玄心神从塌陷空间中救出来的举动,反而是颇为“谦逊”的做了一个古礼,露出了还算温和的笑容。

这般态度,已经算是把自身置于晚辈的立场上了。

“阁下也曾是人族帝皇,不必如此大礼”,此时以兽形示人的白虚张开巨口,其内传出清朗男声。

显然,对于始皇帝的大礼,白虚不愿受之。

略微偏身,算是躲过始皇帝这一古礼之后,白虚继续开口道:

“阁下也不必再做什么打算,劝降也是无用。

本皇不妨告诉阁下,今日大渊当灭。”

语调十分平静,仿佛是在陈述着一个既定事实。

但这平静的话语,却让始皇帝脸上的笑容一点点隐去……

气氛,在这一瞬变得十分僵硬。

兀的,空中似有亡灵呜咽响起,浓重的乌云连成了一片。如同巨大的穹盖,化作了第二层天幕……

大渊结界之中,乌云天幕之下,似乎有万魂游荡,悲鸣阵阵……

而这一切景物的变化,似乎都是围绕着身处于空间夹层中的始皇帝一人!

“好一个妖皇!”

终于,始皇帝含恨开口,声音低沉,响应着满天乌云中突然暴起的雷霆,宛若神灵震怒。

“那就让朕来看看,阁下有什么本事灭我大渊?

凭你那甚至连圣境巅峰都未至的可怜修为吗!”

空间夹层中,始皇帝身后高达百米的巨**相猛然伸出双手,做举天之状……

随着法身这般动作,天际乌云中的雷霆变得愈加狂暴,最后终于裹挟着浓厚的亡灵之力,化作道道灰白色的阴雷,怒砸而下!

“全体戒备,全力防御!”

千玄高声怒喝,雷霆的速度太快了,以始皇帝圣祖境的亡灵权柄催发,杀伤力实在太过巨大……

人族,来不及反应!

或许,仅仅是这一次的碰撞就要出现巨大伤亡!

这一刻,千玄恨极了自己……

若不是之前自己大意之下,自负的认为人族薪火可以克制始皇帝的领域技,也不至于会被始皇帝布下空间塌陷,将心神都给困住,直到现在也无法彻底恢复……

若是处于全盛状态,即便这漫天亡灵阴雷速度再快一些,自己也有信心帮助人族大军抵挡下来……

可是,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卖,也无法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重来。

他是千玄,不是白虚!

“呵呵,不愧是做过帝皇的人,翻脸比翻书都要快……”

与千玄满脸的痛苦、悔恨和愤怒不同。

白虚一张兽脸自始至终似乎就没有什么变化。

或许有,但人族可不会看异兽的面相,很难看出来。

洁白的蹄爪微微抬起,轻轻落下……

砰~

一道闷声响彻虚空。

天地间的万千亡灵阴雷,竟然在这一刻同时放缓了速度!

那般落下的速度,在入殓师们看来,宛若龟爬!

“别说阁下是曾经的人族帝皇,哪怕你在位时,其实也并不在本皇眼中。

自号天子的伪皇而已……

皇道,下者不拜地,中者不服天,上者修本心。

肩负生灵,开一族之气运……

至于阁下,还算不得人皇!

众人族,建立防御。”

……

白虚的一席话,不得不说……

装逼至极,同时也难听至极。

简直就是诛心之语!

讽刺始皇帝为天子,只是天道定下的伪皇而已。

换句话说,就是不认同始皇帝曾经的人皇之位……

最关键的……

白虚说的还真是事实!

哪怕是始皇帝自己,其实也清楚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踏上过人皇道!

人皇与皇帝,一字不同,但却是天差地别……

而这句诛心之语的效果是,始皇帝的脸色直接阴沉到了极致!

那般模样,似乎是恨不得将白虚直接给生吃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那些被自己寄予了厚望的漫天阴雷,竟然有些不太听从自己的使唤了?

不仅如此,竟然还有一缕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道则,在顺着雷霆的气机,反向而来……

在这奇妙道则的干扰之下,始皇帝只觉得自身好像陷于泥潭之中,连思维的运转速度,都是在逐渐变的无比缓慢!

那种明明意识到了不对,但大脑却就是拒绝立刻做出反应的感觉。

让始皇帝恨不得怒吼出声!

“这是……时间本源?!”

好在,身处于空间夹层之中,空间裂缝本身就像是一层天然的本源过滤器。

始皇帝终于还是寻到了机会……

那团差点将千玄心神困死的灰白色光球突然传出一阵异响,最后如同被锤子敲击的蛋壳……

缓缓破碎!

xiazaitxt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