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里响起阵阵欣喜的声音,“哇,下雪了!”

   跨年夜的初雪。

   周围的情侣纷纷相拥。

   有句很俗的话,初雪一起白头,未来一起闯,余生不负卿。

   “你什么时候回阳城?”白初晓一只手拿着奶茶,另一只手伸到半空中,一片小雪花飘落到她的掌心。

   冷风拂过,吹动女孩的发丝,那片雪花很快在掌心融化。

   祁墨夜看着她,反问,“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去?”

   “为什么这么执着?”白初晓道。

   “我也想知道。”祁墨夜声音低低的,“这个答案,恐怕只有你能给我。”

   将近零点,周围越发热闹,人群里有人开始倒计时,最后,很多人齐声倒计时。

   “十!九!八!七!六……”

   团结一致,盖过所有杂音,最高建筑物上的那面钟同样在倒计时。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五!四!三!二……”

   钟面三针合一。

   “一!”

   零点,迎接新年的烟火准时绽放,不同地点同一时间,响彻整个城市,照亮半边夜空。

   不少女孩松开手里的粉色气球,气球随之飘上天空,许愿新的一年越来越好。

   一些情侣直接拥吻起来。

   一片杂音中,白初晓欣赏着烟火。

   烟火一生只有绽放的短暂几秒,却依然拼命将最美的一面呈现。

   人活着,为什么不能潇洒一点?

   想做什么就去做、去闯,不然到头来,只会留下无数个遗憾。

   白初晓偏过头,身旁的男人正在看她。

   两人对视,烟火的光彩照在他们的脸上以及眼眸中。

   女孩脸颊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祁墨夜,新年快乐。”

   ……

   跨年后,白初晓和伍泰汇合。

   “居然丢下你师傅一个人,去哪浪了?”白初晓质问。

   “我还想问,你没发现可爱的小徒弟不见了吗,为啥不找我!”伍泰道。

   白初晓撇了他一眼,“你又不是小孩子,丢了不成?”

   伍泰捂着胸口,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样,“我他妈的!”

   “怎么,被人劫财还是劫色了?”白初晓调侃。

   “你不知道,我本来高高兴兴去洗手间方便,结果半路杀出个人,说跟我有缘,硬要请我吃饭,其实是半威胁的那种。”

   “谁啊,男的女的?”

   “那个南部成员,风予!”

   白初晓双手放在口袋里,“莫非他知道你是北部的?”

   伍泰摇头,“他不知道。”

   四部一般没交集,四位创始人为了一较高下,平时更是明争暗斗。

   白初晓耸肩,“既然不知道,人家请你吃饭,这么好的事,不开心吗?”

   “拉倒吧!”伍泰愤愤不平,“他要真请我吃饭,我就不说什么了,关键最后我买的单!”

   “……”白初晓嘴角一抽。

   “那家伙率先出去,站在门口单手插兜,十分欠揍的挥挥手闪人了,然后服务员把我拉住买单。”伍泰咬牙切齿。

   白初晓没忍住笑出声,“南部的人这么不要脸吗?”

   “对对对,不要脸!”伍泰附和。

   本来可以跟美眉师傅一起跨年,结果莫名其妙被一个男人坑!

   偏偏打不过风予,只能认栽。

   他们回去后,白初晓去往叶穆住宿的方向。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