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是个巧妙的东西,它是一个美好境界、梦里能实现很多现实生活中不能实现的事情。做梦是人体一种正常的、必不可少的生理和心理现象,人在入睡之后,一小部分脑细胞仍在活动,这就是梦的基础,有人会经常会做着各种各样的梦,有美梦、有噩梦,往往我们会在现实中看到过梦境存在的东西,或者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究竟“梦”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它是否可以控制,会不会存在危险?它与现实之间是否有所联系呢?

此时,龙道灵了解了女生的大概情况后,也待在走廊的椅子上,他得知每天中午,女生的家人就会准时来看完她,所以正安静地等在着她的家人的到来。

时间转眼来到了中午,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男一女,缓缓地向着病房走了过来,龙道灵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名男子年约岁,穿着一套名牌西服,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很有气场;他身边的那位女子则穿着墨绿色的连衣裙,皮肤白皙,很有贵妇的气质。

他们径直走进了病房里,完忽略龙道灵的存在,此时,男子也如同往常一样,走到隔壁的医护室里向医生询问情况,龙道灵也在旁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看得出来,他十分在意房间里的女生,估计没错的话,他便是女生的父亲,也是一位很有责任感的父亲。

“刘先生,你又来了。”医生看到他进来,也十分客气的说道。

男子微微的点了点头,医生也接着说道:“刘小姐的情况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进展,我和院里的其他几位教授上周参加了国医学研讨会,也将刘小姐的病例作为案例进行讨论分析,也获得一些不同的意见,但还在理论当中并没有的到实践,看来还得花上一些时间。”

男子听后脸上流露出失望之色,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看样子他也习惯了这种心情,因为他在这一年当中从医生口中得到的答案都是未能如愿,也显得有些麻木了,或许医生们也只是给自己一丝安慰了。

但他并没有对此放弃,也点了点头说道:“谢谢您了,医生,只要能治好我女儿,无论花多少钱都没问题,请你给她用最好的治疗方式。”

医生也理解他作为父亲的心情,也缓缓地点了点头,接着,他怀着沉重的心情转身回到病房之中。

这名男子名叫刘强,是国内一名上市公司的老板,旗下有几百家连锁店面,由于女儿刘心雨在一年前生了这种意外情况,被送进了这里,妻子整日也以泪洗面,他也为此忧心忡忡,两夫妻都憔悴了许多。

刘强拥有一定的财力,为了治好女儿,不惜重金花费,用了各种方法,却依旧徒劳无功,虽然如此,他心里依旧相信只要女儿还活着,就一定会康复起来,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在这里,每天花费高额的钱来为女儿续命,仅此而已。

张子萱户外清新时尚写真

此时,龙道灵也找到适合的时机,走到病房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先生,您好,不知道方不方便,想与你借一步说话。”刘强抬头打量着门外的陌生男子,也缓缓地问道:“你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有什么不可以在这里说的么?”

龙道灵听后,也知道这样有些冒昧,连忙掏出自己的工牌说:“先生,我是这里的保安,其实也并不是有意打扰到您的,只不过我有些关于刘小姐病情的消息想跟你谈谈,或许能对她的病情有帮助。”

刘强一听,身子猛地一颤,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毕竟听到对女儿有帮助的消息,燃起了他心中的希望,但不一会儿,他又平静了下来,眼神也露出了一丝警惕。这一年里,他找过不少人,也用了不少方法,中医西医甚至一些偏方都用过,对女儿的病情根本就没起到任何效果,眼前这名素未谋面的男子,还是这里的一名保安,居然说有办法,心中自然不大相信,也认为他是在信口开河,或许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刘强是个生意人,自然不会轻信他的话,不过,见他也没什么恶意,既然对方提到可以帮助到女儿的消息,去听听也无妨,刘强也随即走了过来,和龙道灵来到了后楼梯间。

刘强跟着他来到这里后,也开门见山的问道:“年轻人,现在你可以说了,究竟我女儿病情的消息是什么,我刘强是个生意人,希望你别骗我。”

龙道灵也礼貌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刘先生,我并没有什么恶意,找你谈话的愿意,其实也是希望能帮助到刘小姐,但事出突然,所以必须得经过你同意。”

“只要能让小雨醒过来,什么我都可以同意,当然了,如果是因为钱的问题,你尽管开口就好。”刘强直截了当的说道,没有一丝含糊。

“刘先生,看来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接下来想和你说的事情,或许会让你觉得有些荒唐,担心你不会相信。”

刘强一听,也没有在意,随即说道:“放心吧,你尽管说,没有什么比得上我女儿的性命。”

龙道灵点点头,缓缓地说道:“刘先生,不管你相不相信,你女儿的病用常规的治疗是治不好的。”

刘强听后,脸上闪过一丝表情,他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在外打拼这么久也是知道一些事情,一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他话里有些玄机,随即问道:“你的话什么意思?直说无防,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治好小雨,我都能接受,而且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龙道灵也毫不忌讳的说道:“其实我自小有种特殊的能力,可以看到见一般人所不能看见的东西,那种东西叫作鬼,不知道刘先生相不相信这东西的存在,但我已经现刘小姐身上正被这种东西缠绕着,这也是导致了她一直昏迷真正原因,所以一般的治疗是根本无法起到效果的。”

“鬼。”刘强听到这个字,露出了诧异之色,但他的眼中并没有出现怀疑的目光,他是个生意人,自然对这类未知的事物也存有一定的相信,女儿生这样的事情后,他私底下也有找人做过这类治疗,但外面请回来的大多数是些江湖术士较多,都是嘴上说得好听,真正有本事的没几个。

他看了龙道灵一会,也缓缓地说道:“这个我知道,虽然我没见过这类东西,但我知道世界上有些事情也是用常理不能解释的,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我女儿被这东西缠上了,那该怎么解决呢?”

“治疗的方法很难对你解释,我只想把那个东西从刘小姐身上驱赶出去,并不需要任何酬劳,只是希望你这边给予配合,我自然会将常在刘小姐身上的东西驱赶出去。”龙道灵回答道。

“行,需要我怎么配合,不过,我这里先声明,千万不能危及到我女儿生命危险。”刘强说道。

“刘先生,请你放心,我会尽我力,不会做出任何危害刘小姐的事情,治疗方法很简单,希望刘先生今晚帮我安排一个床位在刘小姐的旁边,不能有其他无关的人在场,我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你在病房里看着就可以了。”

“这个没问题,今晚会交待医院这边的,还有什么其他的需要吗?”刘强点点头道。

龙道灵摇摇头回答:“已经可以了,为了今晚治疗顺利,我想向刘先生了解一下刘小姐病前后的一些情况,可以吗?”

刘强听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了一根,也给龙道灵递上了一根,他们两个在楼梯间里点燃了香烟,刘强深吸了一口烟,开始慢慢的回忆起来······

刘心雨是一个纯净的女孩,也是刘强的心肝宝贝,她平时喜欢和朋友到处游玩,可是,回来之后没几天,小雨时常半夜会尖叫惊醒,吓醒身冒冷汗。

她也按耐不住,找母亲叙说了这个梦境,她这段时间在夜里时常做噩梦,而且梦境很真实,她梦见自己走在一条大马路上,就像没有尽头一样,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很久也没有走出去。

正当她疑惑之际,看着旁边楼房里的灯都熄灭了,周围也没有任何人,自己也只好继续往前走,忽然,她看见不远处有一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生,心里有了一丝希望,便慢慢的靠近她。

当她靠近后,只见那女生一身白衣,头很长,挡住了脸,看不清样子,她和女生打了个招呼,此时,那白衣女生缓缓地抬起了头,当小雨看清女生的面目后,被她扭曲而恐怖的样貌吓得开始连忙后退。

女生开始起身追赶着她,她感到十分害怕,想迅的离开这里,但自己的双腿如同长在地上一样,只能吃力的蹭着走,却抬不起来,女生的度渐渐的快了起来,嘴里不停地说着:“别走,陪陪我好吗,我好孤独····”

“不要啊。”小雨大喊一声,也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母亲听完她的叙说,只认为这只是一场噩梦而已,也并没有多想,安慰她不要去想这些事情。然而,没过几天,小雨的样子如同大病了一场,脸色苍白、精神恍惚,身子日渐单薄眼看快要开学,母亲很是担心,便问她是不是不舒服,还是怎么了,但她却变得欲言又止了。

就在一天晚上,小雨早早的睡下后,却不知刘强和妻子正暗中悄悄的看护着她,因为他们也感觉女儿的异常之处,然而,上半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他们也开始觉得疲倦,打算回卧室休息。

突然,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屋里却静的可怕,妻子猛地拉住了他问:“老公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妻子的举动也引起了刘强的好奇,闻声放眼望去,不由得吓了一跳,他看见女儿小雨双手在空中乱抓,像是做恶梦一般,他们连忙跑过去想要唤醒小雨,可她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刘强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心急如焚,连忙将她送到医院,可是,医院也检查不出任何原因,刘心雨就这样一直昏迷不醒了,成为了植物人,只能靠输液来维持着生命。

刘强对龙道灵说完了女儿的遭遇后,长叹了一口气,也无奈的低下头,龙道灵此时也明白他的心情,对他安慰道:“刘先生请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女儿醒过来。”

刘强听他说的那么坚定,心中也抱有了一丝希望,也按照他的方法,让医院这边今晚在女儿的病房里临时加了床位,龙道灵也告知自己先回去休息一下,和他约好了时间,晚上准时会来这里。

接着,龙道灵也离开了医院,刘强也暂时把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

agt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