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和一个装逼犯说话,她感觉自己会无语而死。

“姐,不要生气,注意身体,你上一次被巫神教偷袭受伤还没好,又被那条血蟒妖王甩了一尾巴。”赵飞鱼担心的说道。

赵飞雪则是默默的出手,以法力帮助赵飞燕压制伤势。

她的法力中带着神兵残剑的寒意。

目光落在赵飞燕平坦纤细却充满力量感的小腹,君尘一眼就看穿了赵飞燕的伤势,而且还不轻。

她小腹应该被人刺过一剑,伤势已经好了,加上灵药的帮忙已经去除了伤疤。

不过还有内伤,那一道剑气穿透的小腹,击中了丹田,不过没有击穿丹田,而且在丹田上留下了一道划痕。

这一道划痕不足以破裂丹田。

但是,剑气上有巫毒。

这也使得赵飞燕伤势无法恢复,而且需要法力不断压制,赵飞雪法力和加上逆水寒的寒意,暂时可以压制那种巫毒。

但是,无法彻底清除。

巫毒和其他毒素不一样,比蛊毒更可怕,有极强的适应能力,一旦适应了逆水寒残剑的寒意,必定蚀在赵飞燕丹田内侵蚀出一个孔来。

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

到时候,丹田有洞,她的炼气修士肯定要废了。

旋即,君尘淡淡的道:“大姐,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赵飞燕取出一枚三品丹药吃下,强忍着痛苦,面无表情的道:“多谢关心,我的伤势没有大碍,不用。”

她从向嘉俊那里买来了诸多丹药,都祛除不了巫毒,她可不认为君尘有什么办法?

君尘认真的道:“大姐,不要任性,闹脾气归闹脾气,身体伤势要紧,还是让我看看吧。”

赵飞燕对赵飞鱼道:“飞鱼,时间不早了,你带君尘回家。”

赵飞鱼点头:“好的,大姐保重身体。”

君尘也不勉强,不过提醒了一句:“大姐,如果坚持不住了,记得来找我。”

赵飞燕闭上眼睛,不想跟君尘说话。

随后,赵飞鱼带着君尘离开了蛇山,萧媛媛也跟了过来,一道返回古琴台。

赵飞雪和赵飞燕并没有马上离开。

赵飞雪低声道:“姐。”

巫毒被压制,赵飞燕痛苦减轻,但脸色苍白:“怎么了?”

赵飞雪抿了抿嘴,道:“我觉得,君尘可能真的有办法化解你体内的毒素。”

赵飞燕嗤之以鼻:“就他?”

“话说回来,即便他有办法,我也不会去求他的。”

“等等,你怎么觉得他有办法?”

赵飞雪恬然道:“其实,上一次去金陵我发现了君尘一个巨大的秘密,我一直隐藏着,没告诉你们。”

赵飞燕柳眉一竖:“什么秘密?”

赵飞雪轻声道:“其实,在三个月前,君尘已经是三品炼丹师了,或许他可以炼制出驱除巫毒的丹药。”

闻言, 赵飞燕瞪大了眼睛,如同雌豹一般的性感娇躯也是因为震惊而轻颤着:“你……你说他是三品炼丹师?”

“他那么年轻,估计毛都没长齐了。”

说道最后,赵飞燕忍不住轻哼了起来。

赵飞雪又道:“之前,向嘉俊带着汉阳名流给他接风洗尘,多半就是知道了他是三品炼丹师的身份,所以才这么客气。”

赵飞燕胸口饱满傲人之处剧烈起伏。

赵飞雪又道:“这是灵气复苏的时代,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我见过圣女,她才华绝无仅有,能够成为圣女并非浪得虚名,而且眼光也很高。”

“能够被她看中的男人,绝对不会一无是处。”

……

古琴台,这是赵家园林所在,也是汉阳的中心。

迎接的三人的是赌石坊老板,赵家二管家黄青石,以及大管家陈守年。

不过被赵飞鱼一句话打发了。

赵飞鱼的私人庄园里。

赵飞鱼给君尘和萧媛媛各自安排了一个房间,又介绍了一番赵家园林的情况,然后就去洗澡了。

君尘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也躺倒了床上。

他拿出了手机。

准备在网上寻找孩子她娘存在一丝蛛丝马迹。

汉阳和其他地方有些不一样,在镇南军团的推动下,网络可以覆盖周边很多区域,连接到了整个云梦大泽四方。

不过,他没有查到孩子他娘的一丝踪迹。

反倒是得到了一个消息,庐山剑圣有一截逆水寒残剑。

君尘不急着动手,而是打算守株待兔,说不定运气好,孩子他娘很快就现身了。

一旦孩子他娘一旦现身,不用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都要把她哄回家。

咚咚咚。

这时,有人敲门,声音很低。

神识穿透过去,君尘看到了赵飞鱼,她刚刚洗完澡,穿着卡通体恤,以及一剑短裤,脚一双大长腿修长笔直没有一丝缝隙,雪白如玉,完美无瑕。

“小弟,睡了吗?”赵飞鱼低声问道,目光却警惕的看着萧媛媛的房间。

“没睡。”君尘说道。

赵飞鱼直接推门而入,然后悄悄把门关上,美丽清纯的脸蛋隐隐透着一股兴奋之色。

君尘随口问道:“三姐,有事吗?”

“住的还舒服吗?”赵飞鱼心不在焉的问道,不过看到君尘身上只有一件四角裤,顿时脸色燃烧一片浅浅的红霞,目光无处安放。

因为,君尘身材真的很好,正是她喜欢的类型,可以打九十九分,之所以不给满分,是怕这个小男人骄傲膨胀。

呼吸着女子身上迷人的淡淡清香,君尘点头:“还行。”

赵飞鱼盈盈一笑:“小弟,我能跟你聊天吗?”

看时间还早,君尘点头:“可以。”

赵飞鱼一下子爬到了床上,然后靠在床头上,尽情舒展了上半身迷人的曲线。

因为她穿的的卡通t恤是搞怪版大眼睛t恤,所以胸前的规模显得格外惊人。

赵飞鱼一脸期待的看着君尘,狡黠一笑:“小弟,你说圣女度过了四九天劫,你能不能跟姐姐分享一下心得?”

君尘目光从赵飞鱼的高挑轻盈的娇躯上扫过,足足一分钟。

“看什么看,没见过姐姐这样的大美女吗?”赵飞鱼似笑非笑的道,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得意。

因为,君尘的目光和那些纨绔子弟不一样,没有侵略性,没有邪念,让人如浴春风,似乎知己对她一种欣赏和赞美。

君尘不动声色,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三姐准备开始冲击金丹境界了吧?”


头像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