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app兑换码

thumbnail

快速app兑换码 她手抓住司徒枫手臂,似都要掐到他肉里了一般。

司徒枫感觉到了痛感,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

松开了她的唇,用力的搂紧了她。

陈青青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呼吸才顺畅。

一脸哭笑不得道:“司徒枫,这是怎么了?为何老是头痛?”

“没事……”

“被黑默斯带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够告诉我吗!”

司徒枫松开她,居高临下,眸光深沉的看着她。

“黑默斯?墨?”

“墨?居然喊他墨?”

“……”

“司徒枫!知道不知道那是我们的仇人?子吟和小乖的生父?”

清纯小萝莉居家室内可爱微笑卖萌唯美写真图集

“仇人……”

“司徒枫,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告诉我行不行?”

“子吟和小乖的生父?那他们的母亲是谁?”

是吗?

“司徒枫,是部都忘记了吗?子吟和小乖的父母是韩淑敏啊!生生的被那个畜生给折磨死了!”

“怎么会……”确定没有骗他?

“司徒枫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事,我们上去……我要跟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上去就知道了。”

司徒枫此刻很迷茫,心里也很乱。

陈青青见此,配合的跟他一起爬了上去。

而后就被司徒枫用力的抓住了手腕。

陈青青皱眉道:“要带我去哪?”

“去帐篷里。”

“去帐篷里做什么?”

“做……!”

“噗……司徒枫逗我吗?”

“没有!”

陈青青心里立刻就明白了,司徒枫是来真的。

心底不由一紧道:“司徒枫,确定要将我们的第一次,发生在这种地方?

司徒枫看了看周围道:“这里没什么不好,很浪漫。”

“哈哈哈哈……司徒枫,特么的要笑死我吗!还浪漫……"

“不然,去温泉?”

“不要,那里露天的……”

“水里,也没人看得见。”

只不过是觉得,如果她真的是第一次,没有生过孩子,应该会很疼。

毫无疑问,司徒枫现在要去确认的就是这个。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认定了……上了她,一切真相就会大白。

而陈青青并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若不然一定会头顶冒青烟的。

可这些对此刻的司徒枫而言,真的很重要。

他快要夹在墨和喜欢的女人中间,被逼疯掉了。

他根本就不愿意去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

可墨只能活三个月了,就等着看她生不如死,最后带着两个孩子去给他陪葬。

一定有误会。

说不定墨搞错人了。

那个给他生下孩子伤害他的人,并不是眼前这个女人,而是另有其人。

两人走到帐篷前,司徒枫眸光微微一黯。

陈青青被他塞进帐篷里,而后只感觉里头光线暗了下来。

是司徒枫将帐篷的门给关上了。

而后顷刻间似化身为狼一般,将陈青青扑倒在地。

陈青青莫名的就想笑。

“司徒枫,泥煤的要不要这么猴急。”

“乖,别动……继续做我们刚刚没做完的事情。”

刚刚没做完的……事情?

在温泉里的吗?

莫名的,想起那些热血沸腾的画面,陈青青开始面红耳赤了。

“流氓!”

“是我老婆,我们是合法夫妻!算不得流氓!”

“就是流氓……啊!”

司徒枫在她身前开始行动起来。

陈青青立刻轻哼出声……

她牙齿咬住下唇,低头看着他卖力的模样……眸光慢慢的变得迷离起来。

两只手不自觉的放到他的头上。

司徒枫似受到了激励一般,一路朝下,越吻越深。

嘴巴里不自觉的就呢喃出:“丫头……我的丫头。”

陈青青差点就热泪盈眶了。

都已经不记得有多久,他没有用这种感情喊过她丫头了。

司徒枫的良知,回来了吗?

如果自己给了他,然后给他生孩子,他会变回最初的他吗?

突然,司徒枫在她耳边道:“乖……一下下就好,忍住。”

而后是一股剧烈的疼痛,陈青青整个人僵住,脸色开始变得扭曲起来。

“司徒枫……我疼!”

“忍忍,很快就会好……”

“不要,下次……等我做好心理准备再来,求求了。”

“不……”他继续得到答案。

一阵尖锐到生不如死的疼痛席卷了陈青青整个大脑。

司徒枫的后背都被她的指甲泄愤一般的抓住八条红杠杠了。

但却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感受不到了。

手指抬起来,上面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不是她!

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可能还是处……

就算处女膜可以伪造,但那感觉是骗不了人的。

这一刻,司徒枫又惊又喜。

唇,轻轻的落在陈青青的唇上,动作温柔极了。

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在司徒枫脑海中炸开了。

不是她,墨搞错人了。

以后他不用报复她了……这种感觉就像是长期压在他心底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丫头……”他嘴巴里轻声的呢喃着。

手抚上她皱成一团的绝美脸蛋。

明明疼成那样,却忍住没有挣扎,生生的承受着他给予的一切。

这样的女人,到底有多爱他,他完体验深刻。

所以。

终其一生都不会辜负了。

这一次,他好似从头开始一般,从她的唇开始吻起。

到下颚,再到脖颈……

继续往下……

一点一滴的品尝着,动作温柔极了。

陈青青只感觉自己的心尖儿都开始颤抖了。

习惯了他之前的粗鲁,突然有些不适应他的温柔了。

任何女人被喜欢的男人这么对待着,哪怕是疼也心甘情愿了。

可终于,到合为一体,陈青青脑海里只剩下……

去他妈的心甘情愿!

麻蛋!

快要被疼死了。

“滚下去,司徒枫马上给我滚下去!”

眼泪都疼出来了,声音都带着一丝委屈的哭腔。

司徒枫看到这一幕,心都快酥掉了。

“丫头,别怕……”

陈青青委屈道:“特么的当然不怕,这事儿就女人吃亏……”

“没有……这样我也很难受。”

浑身僵硬,他根本就无从发挥。

陈青青心底闪过一抹不忍,因为……特么上都上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