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黄色短视频

thumbnail

<tent>

张海刚转身就走。

张石阡傻眼了,这怎么转身就走了,起码我要价你还个价呀。

看到万峰给他使眼色,张石阡会意紧走几步追上张海把他又拉了回来。

“大哥,你这脾气还真是爆呀,咱们再商量商量。”

这次张石阡来北交会确实有点破釜沉舟不卖出去不回头的样子。

这些设备当初买的时候他可是借了一笔钱,虽然前期卖出去几套机器还了一部分,但还是有六七千的饥荒没还上。

八一年的六七千可不是什么小数目,那可是会压死人的。

要是这些设备卖不出去,他到哪里去弄七六千还人家。

这好不容易遇到个买主坚决不能让他再跑了。

“没商量,让我花两万六买旧设备,就是老外的也不行。”

“咱这不还可以商量吗?你给个价我听听,要是我觉得行我豁出去就卖了。”

暖暖的青春容颜

“让我给价钱?”

“对对,你说个价听听。”

“两套一万,我要了。”

这一句连万峰都傻眼了,想不到张海这货跟特么黑呀,两套机器还了个一套的价。

张石阡哭得心思都有了:“大哥,你这哪里是还价呀,你这是抢劫。”

“怎么太少了?我还嫌多呢,我寻思五六千就买回去,嘿嘿嘿!”

张石阡鼻子差点气歪了,五六千?老子就是扔到渤海里也不可能五六千就卖了,他很想一个大耳光把这个看着土里土气的土老帽老板打个昏迷不醒。

但是理智告诉他坚决不能做,起码这还是个真要买的人。

“大哥,这个价钱我就只能去跳楼了。”

“跳楼?你要是跳楼了我是不是可以白捡这些设备?”

万峰憋着笑,这货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不要脸了?跟谁学的?

一定和我没半点关系,我可是要脸的。

张石阡火了:“我就是跳楼也轮不到你捡。”

想什么呢?老子就是跳楼也肯定不会让这个家伙捡到,等老子跳楼以后…

呸呸呸!都被这土老帽气糊涂了,谁想跳楼了?

“嘿嘿,不捡就不捡,哎,既然你都准备跳楼了,那一万元卖完再跳楼也不迟呀,起码你还有一万元,就是到了那边阎王爷看你有这么多钱说不定给你安排个小官当当。”

到阴曹地府去当官?老子还没活够呢。

张石阡被气到了:“一万元你想都别想。”

“一万不行,那我加两千,一万二怎么样?啥?一万二还不行?做人不要贪得无厌,不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吗?看你也可怜巴巴的我再加三千,再不能多了,一万五!”

张石阡的心思有点活动,卖了一万五除了还饥荒和乱七八糟的花销,自己还能剩个四五千块,忙活一年赚了四五千似乎也不少了。

虽然这和他当初的理想差距较大。

“大哥,一万五可不行,这么吧我也退一步,两万二怎么样,这可是两套设备呀?”

两套设备两万二,一套才一万一。

没想到张海根本不领情:“既然你退了我再加点,一万七,这回我是真不再加了,你卖就卖不卖拉到。”

双方各不相让坚持不下了。

这个时候万峰觉得自己该站出来说点什么了。

“舅,张大哥,我来说两句,到了这份地步我看你们两再各自退一步这买卖估计就成了,我来说个中间价你们好好考虑考虑,一万九,两边都不吃亏你们看怎么样?”

张海假装犹豫了半天:“好,我外甥既然说了,我这个做舅舅的就认了,一万九!成交的话就签合同,否则你爱卖给谁就卖给谁去。”

张石阡其实心里已经没意见了,但生意人的本性让他还想再捞一点,那怕一点也行。

“这样的话,运设备的运费得你们出。”从渤海运这些设备要是用汽车得好几辆,运到申阳运费大概也得五百多。

这回连万峰都鄙视了,几百元这家伙也划拉。

“谁说设备我要拉到申阳?我这是准备在我老家开分厂的,我老家就属于渤海市管,算了,运费算我的,渤海的红崖市知道不?我老家红崖农村的,你把设备运到红崖货到付款,申阳这里的人工太特么贵了。”

一听把货拉到红崖而不是申阳张石阡竟然莫名地轻松了一下。

从渤海到申阳八百里,而到红崖才不足五百里,这可是差了三百多里呢。

“你几天能把设备送到红崖?”

“我现在就动身回渤海,今天晚上能回到渤海,明天我就联系车装货,最晚不超过三天就能把设备送到。”

张海思考了一下。

“这么的吧,我们现在就是去红崖也没有直达的车了,不如我们跟着你坐火车到渤海,然后坐拉设备的车回红崖。”

张石阡想了一下:“这也行。”

事情谈妥了也就不用在这里待着了,三人离开展厅坐火车于晚上六点到了渤海市。

找个旅店住了一夜,第二天,张石阡找到了一个车队,装货用了一天的时间于第二天的中午时分设备到了红崖。

万峰到汽车运输二队雇了一台汽车吊车,到洼后把货卸了下来,装的时候慢,卸得就快多了,到天黑时分货部卸完了。

张石阡到这个时候也算终于弄明白万峰和张海的关系了,一脸的苦笑。

“你们北方人这不也大大地狡猾吗!”

张海带着张石阡去参观洼后的风景去了,张石阡还要在这里待些日子,他得指挥把这些设备安装上。

万峰要付运费给那些司机就去队部拿款。

“你们可算回来了,你们要是再不回来家里可要造反了!”老会计看到万峰回来开始诉苦。

“等会儿再说,付三百八十五块钱运费。”

老会计从保险柜里拿出了三百八十五块钱给了万峰。

万峰在账本上签字后拿着钱出了队部,付给车队领头的。

送走了车队万峰重新回到队部。

“二佬,发生了什么事儿?”

“前两天你不是做了个到鞋厂买鞋可以便宜两毛钱的决定吗?”

万峰点头。

“你的这个决定,现在已经辐射到方圆三十里外了,人们都跑鞋厂来买鞋,那些小贩子不干了,说他们在集市上都卖不出去了,因此十几个小贩子跑到咱们这里来抗议来了,让我们给个说法。”

鞋贩子来讨要说法?</tent>下载黄色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