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宏一连串的责问终于问哭了满身污垢的百合子。

她低低的啜泣着,又仿佛认命般大喊。

“那我该怎么办,我一无所有,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你们要我赎罪,除了死,我还能……怎么做?”

这声大喊似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少女本来就惨白的脸色此刻更是变得如同一张纸一样,她吐出一口满是内脏残渣的血水,仰头栽倒在地上。这样的伤势如果搁在一般人身上估计早就死了,不过百合子因为才刚服过黄金参汁液的缘故,还留着一口气。

但就算是陷入了昏迷,她依然喃喃的念叨着‘我该怎么做……’

是啊,就算再怎么强大的超能力者,她的本质上也只不过是一个需要呼吸,需要食物的人类罢了,受到重伤的时候依旧会死。

“虽然不确定这个改编过后的魔法会产生什么后果,但是也顾不上了。”

方宏捏紧了一张崭新的羊皮纸,然后,伸手按住了羊皮纸上画着的黑色六边形魔法阵,一股金色的神光,从克拉蒂儿的身躯里逆流而下,就只是一瞬间,那张破旧羊皮纸便无火自燃。

波动,气息逐渐凝结在了一起,羊皮纸上的黑魔法阵,与承载在地面上的金色结构隐隐约约开始链接在了一起。

“thearchetyaltivertofdeity”方宏张开了怀抱,嘴唇微动,但是代表着四个世界混乱的咒文便清晰的出现在了每一个人的脑海之中。

“theforaterialrld,huifre”

魔法,代表的,是超越规则的存在,那是一种非凡的,与众不同的,超越奇迹的力量。

卡通包子头女生气球甜美写真

用原型、创造、形成、物质,卡巴拉思想中最为重要的四个世界做为支点,将‘天使’从更高一层级的‘位格’中拽下来……就像是在一个原本就已经满掉的玻璃瓶的瓶口再次注水,将施术结界所有人的‘内在’与‘外在’进行一场大替换。

“huifre,angelbeats!”

奇迹,邀约天使的脉动……方宏神体散发出的光芒愈加强烈,那颗似乎永远都蕴藏着无限活力的‘神心’散发出扑通扑通的声响,甚至于代表着‘信仰之物’的羊皮纸和忽闪忽灭的仪式法阵产生出了节奏的共鸣。

弱化版禁忌术式,天使的坠落,正式启动。

——

完整版的‘天使坠落’术式是需要两千多件‘信仰之物’作为阵基,通过施术者的魔发链接,将其转换为打破次元屏障的‘游戏’,从本质上来说,天使坠落,就是人类渴望超越自己的‘位格’,但是天使的位置却是固定的,想要由人类晋升到‘天使’,就必须要使得那个位置空出来。

至于产生的异变以及人类‘身体互换’,那只不过是魔术的附加产物罢了,方宏所建立的这个仪式很显然并不足以穿透次元屏障,将‘天使’扯下神位,但是,方宏本来也就没有想要成为‘天使’的野望,她看重的就是因为术式的残余波动导致的‘身心错位’罢了。

“就是现在,降临解除!”

其实本来也就没有多少时间了,方宏低下头,看着自己已经在那种不知名的天使力量下变得洁白的身躯,一对巨大的白色羽翼呈现在了她的身后,借着天使降临的威能,方宏瞬间将自己原本的力量挤出了斗神之躯……

一道黑影重重的从那漂浮在半空中宛若太阳般的光球中掉落下来,落在了身脏兮兮,已经基本失去了意识的白发少女的身旁,紧接着,一条绿色的藤蔓状锁链也随之降落下来,缠绕在了那一黑一白两具身体上面,白色的光球中传出了好听的少女的声音。

那是方宏用尽最后的力气使用克拉蒂儿的身体用出的禁忌魔法,不,不是魔法,那是已经足以被称之为‘神术’的真实的神迹。

“天使术式,新生之锁链!”

一方通行强的不像凡人,那么便用‘天使坠落’魔法的身体互换能力在一瞬间将身体交换,让几乎是处于‘无敌’一般的第一位超能力者与御坂妹妹交换身体,然后击败她,这是方宏最开始所想到的作战方法,也是确实可行的作战方法。禁忌术式的波及范围在削弱下,大概还能维持三千米左右的,因此并不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后果,方宏和茵蒂克丝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

从刚开始,就尾随着御坂妹妹来到实验场地的黑长直眼镜少女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蜷缩在一个集装箱的后面,她偷偷的看着不远处发生的战斗,虽然非常想要跳出去制止,但是少女的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动也不能动。她听着试验现场传来的呕吐声和说话声,嘴巴张开,嘴唇微动,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概就只会抱着脑袋像只袋鼠一样颤抖了吧。

无形的波动以波浪的形式开始扩张,在仪式波及的范围内,所有联系在一起的‘因果线’开始错乱,混合,在那波动波及到集装箱后面的少女的时候。

一切仿佛都已经静止了,

黑长直眼镜娘少女的身体挺直不动,紧接着,便宛若易碎的陶瓷器皿一般,慢慢地,慢慢地,从皮肤的表面裂开了道道细纹,一眼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日式恐怖电影里常见的那种摔破的陶瓷娃娃一般。少女的脸上呈现出了惊恐的表情,但是惊恐和哀求,也无法阻止身体的崩溃,少女皮肤表面的裂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最终,只听‘砰’的一声轻响,少女的身体便化为了碎片,消失在了那里。

就好像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少女消失的地方,一颗正三角柱模样的结晶体在原地缓缓旋转,一瞬间,弱化版‘天使坠落’的魔力上限大幅度开始提升,魔力强度险些超越边界线。

无形的魔力波动眨眼间便超越了设定好的魔术边界范围,迅速向着整个学园都市扩展而去。

……

第七学区,这是一座没有窗户的大楼。

大楼的内部,只有一个人。

虽然世人无知,将那个他妖魔化为‘世界上最邪恶的男人’,但是他依旧在为了自己的目标而继续努力着。

他便是整个学园都市权利最高的人,他住在一个被注入淡红色培养液的玻璃槽中,身上穿着绿色的手术服,一头白色的长发在那液体中随意的飘荡着,原本平淡无波的绿色的瞳孔此刻却展现出了异样的神色。

学园都市的统括理事长,据说能改变世界的原典《法之书》的原作者,世界所有‘魔法师’的敌人,拥有如此多荣誉称号的他,其本身的实力已经无法想象。或许,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魔法师,就是对他最正确的评价吧!

“龙,你的保险丝,出问题了!”


头像
Author

admin